位置:短吧文学网>>短吧论坛>>美文分享 >>沿途轻吟,烟如旧尘。(一)

沿途轻吟,烟如旧尘。(一)


落迟
 共2条回复 阅读量:46281楼

静坐在前,拂过的偶尔轻吟,外的旧景一如从前,只是黑白键上早已尘满布。

若安吟离开了幼时那个发泛着泽,稚嫩自己告别任性,终能以对这安如尘土的世界,只让旧时光不断说着再见,丝丝缕缕的金记忆如同那束束肆意张扬的晨光,一如既往。

看你小的时候,总像个假小子,可明明是个漂亮孩子

若安吟的姥姥正用那双尽管结满了茧却也得苍老的双,一页一页地摩挲着那些老照片,总欢把手放在那泛黄的边缘,仿就是着时光,沉淀了无数岁的安然模样。

若安吟轻轻地应着,用那把用了许多年却依旧完好的木梳子,一遍又一遍地穿梭在姥姥满头的银丝之间,动作轻的如蜻蜓,像是有些害怕,触扰了这宁静的片刻。

姥姥淡淡地笑,手指停在一张照片上,照片里的女,若安吟的母亲,正迷在自己演奏的章之中,一瞬间,她有那么一种感觉,那些黑白键又再次律动了起来,那首七十年代怀旧的钢曲,还是清晰如旧, 安吟啊,你很久都没再弹琴了吧 真想再看看 。

真想再看看你再弹弹,像你母亲一样,那双手

若安吟一怔,梳子掉落在地发出一声沉闷的响,久久没有回过来,眼前母亲拥着自己,小翼翼地触碰着那些黑白,一阵酸便不可阻挡地涌上了鼻腔, 姥姥,别看了,去园里走走吧。 用力镇住微微颤抖的声带,把那份封印许久不曾再想起的过去黑暗尘封,暗潮汹涌,才终于平静

关于这琴声,有两个人,被若安吟一生牵挂有时候想起来,好像是得到了什么却又没有得到,直至感觉真的失去了什么才终于疼得无可救药。

她不是不愿满足姥姥,只是害怕,害怕手一碰到那琴键,就会彻心扉,麻木地受不了。

走出门,门外的园还是芬芳依旧,就像十七年前的那张照片,满园白色的木槿,绽放得无忧无虑。照片摆在墙角,忘了多少年的原封不动,即便布满烟尘,白色木槿依旧这样倔强地美。

很小的时候,受母亲的熏染,若安吟便弹得一手好琴,听母亲弹,听母亲唱,让母亲拥着自己,缓缓触键,演绎最温馨的琴曲,黑白色的琴键跳动,汇成一曲永不停息的低吟浅唱。

即便用了十五年去用力忘记,始终还是抗服不了自己的内心。

这是我的园子,不能拍哦! 八岁的若安吟挺着腰板双手叉腰,一副假小子的模样,对着与自己相隔不到两米的那个少年说。

少年愣了一会,看见若安吟,微微一笑, 抱歉,我只是看这园子很美。 满园的白色木槿傲然地绽放在自己的世界,一片肆无忌惮的阳光倾泻而下,少年的发丝仿佛闪着点点金光。

你叫什么? 若安吟看着少年,忘记了眨眼,随即打探。 木尘。

好吧,这次就原谅你了,不过,你要把那张照片送我。 若安吟掩饰不住上的笑,用手指了指少年手中的那台相机。

少年望着这有趣的小女孩笑容灿烂得如初升之日。一切仿佛溶解在了这片略微温热的空气里。若安吟仿佛嗅到了木槿的味,淡淡地隐隐约约,占据了每一寸缝隙。

那年,少年十二岁,有很好看的笑容,泛着光泽的发,还有白皙的皮肤在阳光之下闪着金色。

那年,若安吟八岁,稚气犹存,一副假小子的模样,第一次感受到了对一个男孩淡淡的喜欢

当若安吟十七岁时,正值青年华,而此时的她,潜伏在里,碌的高二生活层层叠叠地卷席而来,若安吟停在口,抱着一叠书,忘记了时间,绿闪烁,人流匆匆,若安吟望着一家琴行里一个身影出了神。

熟悉旋律,忧的卡农,怎能演绎得如此欢快,不带一点伤?若安吟终于迈开了脚,走进那家琴行,门前风铃还在清脆地响着,告示着这一个季。 略带清凉。

你好,需要些什么呢? 一个女声动听悦耳,但若安吟只是看着那台白色三角钢琴的演奏者默不作声。

请问 若安吟缓过神来,指着那台钢琴, 那个 那台白色的钢琴 多少? 若安吟本想问那个身影,却开口说了这样一句。

女人眼中带着疑惑地望着若安吟,只是说, 抱歉,这台钢琴是不

啊没事没事,我就是问问 我要一本今年的钢琴曲精选,谢谢。 若安吟深吸一口气,抱歉地笑了笑。

女人转身去拿书,此刻钢琴声停了,那个身影起身看了看手表,对里面的女人说, 时间差不多了,帮我拿一下约调琴的单子。

原来是调琴师 若安吟暗暗欣喜, 请问这里可以预约调琴师吗,我家里的钢琴也有些走调了呢。 男人回头看见若安吟,微笑着应答,递过一张名片,转身离开。

若安吟小心翼翼接过名片,看着渐行渐远的身影,默默地唤了一声,木尘。

时间在沉稳的钟声里静静流淌,安然静好,一片夏之鸣,倾泻了万缕无言的清新。

若安吟的笔,停在纸上很久很久,一颗色的水珠挂在笔尖,仿佛已经凝结。她呆呆地望着窗外满园的木槿,脑海里又浮现出了九年前那个少年的身影,还有脸上那温和却耀眼的笑,干净得如这片无声摇曳的纯白。

木槿之绽,尘染指尖

若安吟欣喜地跳起来,跑进乐房里掀开琴盖,瞬间烟尘飞散,一阵然纯木的淡淡芳香扑鼻而来,若安吟觉得,这一刻,世界都安静了下来。

待续。


七月寒雪

母亲,我心中永远的痛
2楼

回复时间:2013-08-21 17:09

Re:沿途轻吟,烟如旧尘。(一)

每当提起 母亲 这两个字的时候,心里一阵绞痛,一种无法言明的痛楚和辛酸会蔓延在我心头,久久不散。

小时候家里穷,为了生计,父母总是每日劳作不停,没有太多的时间陪我,而又因为奶奶的刻意刁难,不时的让几位叔叔来家里找茬,所以家里总是战争不断,作为家里的长女,虽然还只是个不懂事的孩子,也不免的会被牵连进去,所以现在一提到自己的童年,总是有挥不去的阴影,而母亲,就在那种自身难保的情况下,尽最大程度的保护着我们,不让我和弟弟受到伤害。

如今,我们姐弟两个都已成家立业,弟弟几年前和弟媳去了外地,一年中很少回家,两个小侄子留在家中被我的父母照顾着。而我,因为工作的关系,不能常伴父母左右。每次去看望父母时,也是我心里最纠结的时候,每当看到母亲那日渐苍老的身影,想要帮她分担一下家务,总是被母亲坚决的挡到一边,理由是我工作本就辛苦,遇到假期就应该多休息一下。年轻时,母亲特别能干,然而老来却落下一身病。母亲有严重的腰间盘突出症,干活时直不起腰,看着母亲佝偻着腰吃力的忙碌时,心里说不出的难受。吃饭时,总是爱不停地往我碗里夹菜,总担心我吃不饱。

为了我们姐弟两个,母亲劳碌了大半生,到老了还在为我们考虑,担心两个侄子吃不好穿不好,担心我的孩子冬天没有棉衣穿,而唯独没有考虑到她自己。偶尔,给母亲买件衣服,就能使母亲高兴好长时间。这就是我的母亲,一位最普通的农村妇女,但是她却把世间最伟大的爱给了我们两个。要求的回报却是那么的少。

愿我的母亲能长命百岁,有生的日子里生活的开开心心,也祝愿天下所有的母亲都能幸福长寿。


清莲漪伊

少 年
3楼

回复时间:2013-08-21 17:39

Re:沿途轻吟,烟如旧尘。(一)

阳光般的少年,

阳光般的记忆,

阳光般的岁月,

一如阳光般的你

太阳烘烤了记忆;

大地嘲讽着季节的脚步。

只有轮回,

在呲着铁牙,

奋力的转动着躯体。

时间含着狡诘的神情,

在凑着趣。

此时

听不到南风的窃窃私语,

甚至听不到

夏蝉的彼浮此起

只听到

母亲唤儿归家的软语。

那软语

有如吴侬软语。

如天籁从星空飘来:

娇嗔中夹杂着嗲意;

急切中包含着期许。

少年的心空没有灰色,

只因有母亲

那心怀爱意的叨絮

还有

侵入心隅的叮咛;

还因作业本中的问号突闪着疑语;

也因他暗中喜欢的女孩;

那甜甜的笑靥

象初绽的枚瑰

鲜艳而馥郁

这是少年初恋的一幕

只这一幕却留在

不惑之年

当初那个少年的心底

回复帖子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