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七岁,遇见

| 发布者:*懦。 | 阅读量:7790 评论数:0 | 发表文章

我遇见谁会有怎样的对白,我等的人他在多远的未来”。

——题记

One 遇见最美的你

八月的北方古灵精怪,天气忽冷忽热。而那一次的遇见,如鱼得水,惊艳了整个时光。

她依然记得那天的所举所动。开学报到的那天,日光轻柔,风也凉爽。17岁的微夏穿着格子衬衫,牛仔裤,白帆布,朝着理想的高中大门走去。“高一 二班”,“没错,就是这儿了”。走进去才发现好多张陌生的面孔,或和善或冷酷。不过一想到以后要和他们朝夕相处,心中不免楚楚欲动。

“同学你好,请问你叫什么名字?”转身一回头,一切冻结。眼前的他有一双迷人的眼睛,高大帅气,而他的微笑如冬日的阳光,温暖透彻心扉。

“哦…哦…我叫微夏,很高兴认识你。”

“你好,睿轩。”

于是,他出现一下子,她昏眩一辈子。从此,睿轩如野草般在她的意识海里,散乱不羁地,疯长了许久许久。

Two 有你的日子阳光明媚

到后来,微夏才知道那种甜甜涩涩的感觉就是

报到完紧接着就是安排座位,很幸运他们成了前后桌,她在前,他在后。他们之间的距离又近了许多。慢慢的微夏知道了睿轩喜欢唱歌,尤其擅长唱情歌。数学也学得非常好,而自己恰好相反,五音不全,数学极差。所以,心中便多了些自卑。

“借一下你的英语笔记。”睿轩从后面拍着她的肩说。

“给”。

没有过多的言语,但就是这样微夏已心满意足。一周,两周…转眼到了期中考试,同学们都进入了紧张的复习状态,他们也不例外。看着他那么用功,微夏暗下决心:自己一定要向他学习,也做一名好学生。只有这样他们才会有那么一点点地可能,否则只会背道而驰。

考试,成绩公布。不出所料,睿轩第一名,而微夏倒数第一。班主任对于这次考试进行了分析,最终决定实行“一帮一“政策,并重新调换座位,这一次他们成了同桌。

那一段时光便成了微夏这一辈子中最开心的,她可以近距离观察他,注意他,他们之间也有了许多的话题。爱到深处,人心是盲的。那段时间,微夏都会买“双份“的东西。仅仅就为了让他感受到自己对他的好。

久而久之,微夏已经习惯了这样的日子;简单快乐。而某一天的日记中也多了这么一句话:有你的日子阳光明媚。

Three 爱你的心淋了雨

“只不过无意的一眼,却让我窥视到你的秘密,它像一支利剑以十万火急之势向我射来,刺中心脏,直至死亡。“

——2010年9月18日 微夏亲笔

俗话说,“好奇害死猫“,千真万确。

要不是好奇心在作祟,微夏想或许自己一辈子也不会知道睿轩的内心不知道自己只是一厢情愿,不知道一切的一切。

那天下午,两节课后,睿轩和其他同学去操场玩了,教室里只剩下稀稀两两几个人,微夏发现睿轩的书桌上多了一本笔记本,精致好看。出于好奇她打开了笔记本,却不想这一下,便将自己推向了万丈深渊。

洁白的纸上清晰地写着:“好久不久,你还好么?对你依旧念念不忘。你呢?”就是这几句话,微夏反反复复看了几遍,一直不敢确信这就是事实。泪如倾盆大雨般落下,湿了整个瞳孔,一路笔直而下流进心房,淋湿了懵无知的心。

上课铃响了,微夏拭去了眼角的泪水,深呼吸,为的只是不让他看见自己的狼狈样。朋友告诉他:如果一个人在乎你,那么他不会注意你的一举一动,正如睿轩,那节自习他一直没发现微夏哭红的双眼以及伤痕累累的心,纵使他们近在咫尺。

青春的旅程里,总会遇见一个人,并爱上他。而经年之后,最终陪伴自己的却只有一颗布满瑕疵的心。而干涩的创伤只有淋了雨才可以脱胎换骨。

Four 向左,向右

你向左,我向右,我们渐行渐远。

高一的下半学期迎来了文理分科,毫无疑问,睿轩肯定选理科,而此时微夏犹豫了,自己该如何选择?其实她很清楚自己的数理化一塌糊涂,可为了能和他分在一个班,继续当同桌,她只有选择理科。一连串的问题让她难以面对,经过几天的思考,她最终选择了文科,与睿轩反方向而行。

分班后的他们连见面的机会都变得少之又少,可就算如此微夏的心里仍深爱着他。唯一幸运的是睿轩和他一样去学校得坐公交车,有时他们会不期而遇并乘坐同一辆车,只是现在都变了,分班后的睿轩判若两人,看见微夏仿佛如陌生人一般,他们之间也不再相互问候,取而代之的是相视一眼,转身回头,相忘人海。

微夏不明白为什么睿轩会假装不认识她,也不明白为什么一切都会变。转念一想,自己长得并不沉鱼落雁,或许睿轩认为有她这么一个朋友会觉得丢人吧。刚开始她还很不习惯这种关系,每每遇见却每每心痛,而他却无能为力,只有在深夜里辗转反侧,抱头痛哭。罢了罢了。

不知道过了多少个白天,多少个黑夜,自己才开始变得坚强,而她也已习惯这一切。

原来,不习惯总有一天会变为习惯,而她总有一天也会变得强大。

Five 致命的甜蜜

念念不忘是重蹈覆辙的痛。

微夏还是忘不了睿轩,就像云海忘不了雨荨那样,爱情的种子,已在她的心里生根开花。只是该花却未开先败。

暗恋的滋味并不好受,如未成熟的杏一般,酸涩苦楚。很多次,微夏想鼓起勇气向睿轩表明爱意,可是转念一想或许他已经忘了我吧!不然怎么会和陌生人一般。

转眼已经高三,而微夏的暗恋也坚持了三年,眼看着快要毕业,而毕业,就面临着分别,于是一股力量充满内心,微夏决定表白,向睿轩说明自己的爱意,不管结果如何。

北方的天冷的快,才到十月底,夜里已经低到零下。10月2日。是微夏18岁的生日,她邀请了自己的闺蜜云依,自己的好朋友雅心,以及好多同学,当然也邀请了睿轩。送请帖是云依去送的,起初睿轩推脱着不来,最终在云依的劝说下他答应了。

下午时分一切在准备当中,傍晚时分一切准备妥当,只待他们的到来。“叮咚,叮咚“,随着门铃的频繁响起,邀请的人已差不多到齐,可惟独睿轩还没到。

“微夏,他会不会不来了?“云依问。

“不,他回来,我相信他,他一向很守时,今天肯定有什么事耽误了,应该会晚到一会儿。“

“好吧,那就再等等吧!”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而微夏的心里也越来越慌。

“叮咚。”微夏一个快步跑到门口,打开门,看到的却是睿轩和自己的好朋友雅心手牵着手。微夏的心如刀割一般疼痛,自己的好朋友,自己最爱的人竟然走到了一起,而且看起来很是甜蜜。

“怎么?微夏,不打算让我们进去吗?”雅心说。

“哦哦,不是,不是,请进。”

一切按计划进行,只是表白一项被删掉了,看着他们俩,微夏有一种被撕扯的疼痛,浑身顿感无力。一种被人背叛的感觉涌上心来,而恶心感也随之而来。扶着墙不让自己倒下去,而后脸上强颜欢笑。

“微夏,切不切蛋糕….”

“哦,来了……”

切完蛋糕,许愿…..一切结束

Six友谊大于天

微夏想,要是没有云依,自己会怎样呢?

生日会上微夏的痛苦和难过云依看在眼里,为了顾及微夏的面子她没有在生日会上发飙,事后第二天,云依拉着微夏找到了睿轩和雅心。而此刻他们正在你侬我侬。

“雅心,你给我说清楚,为什么会和他在一起?难道你不知道微夏爱着他,爱了整整3年,浪费了多少青春,而如今你们却戏剧性地走在一起,你还在乎这份友情吗?”

“对不起,我也爱着睿轩,我们是情投意合,而微夏只是单相思,所以,为了爱情,我可以放弃一切,包括友情。”

“好,你伪装得够深,算我们瞎了眼把你当朋友,微夏我们走。”

转身离去,仅仅只是举手之劳的事,而微夏却觉得好似花了好大的力气,鼓足了好大的勇气才完成的,此时,心里剪不断,理还乱。只言片语却道清了一切,风吹干了泪,也吹散了她们的友情。抬头,举望天空,天依旧蔚蓝,却不似从前温和,取而代之的是灼痛感。

太阳依旧东升西落,日夜依旧更替,只是微夏的心不再完整。而她也将不会再这么卑微的爱着他。

“微夏你要是想哭,就哭出来吧!我知道你心里很不好受,别怕,有我在。”

“云依,我真的好傻,好笨。心好痛。”微夏泣不成声的说。

“拿的起,放得下,才是王者。加油,总有一天你会与你的他相逢,怀揣幸福,拥抱幸福。”

“云依,谢谢你,在我最艰难的时刻,陪在我身边,给我依靠,尽管你同我一般纤弱。我会学着坚强,学着长大,然后蜕变,拥抱幸福。”

“恩,这就对了。”

姐妹是一辈子的情人。十七岁,我们用形影不离堆砌成坚固的友情,过了十七岁,你仍然是我最好的姐妹,不离不弃。

Seven 再见,旧时光

时光匆匆又匆匆,又是一年毕业季。空气中弥漫着离别伤感的味道,每个人都很珍惜余下的时光,因为彼此都知道不知何时才会再见。

毕业后,微夏去了古都西安上学。而她听说睿轩依然留在了本地,上了本地的大学。这次终于彻底分开。

八月末,她独自一个人踏上了旅途。初来乍到,在微夏的记忆中,古都西安庄严而美丽,大雁塔、钟楼无一不美丽。只是这是一个陌生的城市,没有了睿轩,没有了云依,再也没有人陪她走过每一条街,度过每一个日夜。她是寂寞的,无助的。

微夏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度过每一天的,只是总会在夜晚辗转反侧,在梦里梦见醒不来的梦。梦里,依旧还是熟悉的街道,熟悉的校园,熟悉的人,唯美而又真实。醒来的那一刹那,才明白原来一切,只是一场梦,失落不言而喻。

一次次的回忆换来一次次的伤感,伤心过后,生活依旧。一直只是一个人,习惯了独自平淡的生活,习惯了突然间的泪如雨下,习惯了市井百态,狭小的心灵中装载着千斤般重的回忆,回忆会杀人,万剑齐发刺入心脏,令人作呕的血腥味弥漫在左心房、右心室,于是她在麻木中死去,在死去中麻木,一次一次,周而复始。

Eight 幸福化了妆

与过去说Goodbye,才能与未来的相逢。那么,微夏是幸福的,因为遇见了他,在这个陌生的城市。

一直以来,她从不是什么有大志的女子,只是想遇一个温谦君子,能为她说心疼的话。只是想有一个宽厚的怀抱,能在她失望时给予一丝温暖。他做到了。

正如他的名字—雨晨。他们相遇在一个下雨天的清晨。这天早上,微夏接到了来自远方父母的电话,电话里的妈妈早已泣不成声。”微夏,快点回家,叔叔他去世了。““啪”手机顺手而下摔倒了地上,此刻的微夏已呆若木头,要不是同寝室的拍了拍肩膀,不知道她会呆立多久。

“微夏,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没事“说完之后,微夏悄悄关上门 ,走出了宿舍,外面是倾盆大雨,似乎它也在为微夏打抱不平。是的,叔叔还年轻,怎么可以这样,为什么?为什么?终于,再也没有一丝伪装,不管不顾哭它个天崩地裂。此刻,刚刚立夏,可她全身冰凉,纵使给 予多少温暖,也无济于事。

远在一边地雨晨看见这一幕,从没见过一个人这么落魄,哭的这么难过,这么让人心疼。心里一种想保护这个女孩的感觉迸发,于是大步走向她。

“要是觉得委屈,那么就去跑步,把泪水蒸发成汗水。“

微夏抬起头,这是一个干净的男生,眼眸清澈如水,而就是这么一双眼眸让微夏的心有了一丝温馨,心也就不再那么疼痛,那么狂躁,反而如一汪湖水,平静,没有一丝涟漪。

那天,微夏在雨中奔跑了许久,而雨晨也一直陪伴在她左右。一丝情愫弥漫左右流进了他们的心田…

Nine 重拾温暖

当天晚上,微夏便坐上了回家的火车,第二天早上到家。

丧房布置得庄严而又典雅。这是一个白色素裹的天下,白色的蜡烛,白色的花,白色的一切。可就是这一切依旧刺眼。心如死灰的微夏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进丧房的,似乎有一个声音在呼唤着自己,使她一直向前。微夏想着自己未能见到叔叔最后一面,没有和叔叔说说话,这将是一辈子的遗憾。从此以后,叔叔不在了,永远的不在了。而当她看见死后的叔叔的脸上依旧挂着一丝笑容时,她忽然又一些释然,这样叔叔便不会再受病魔的折磨了,因为叔叔死于胃癌。“叔叔走好”,微夏自言自语道。

在家待了两天后,微夏返回学校,只是心中却增添了一丝牵挂。不知道还会不会再见那个少年。只是一次偶然的遇见,连名字都不知道。奇怪的是,心里的那份温馨却如初草生长般,长满心中的每一片空地,最后溢出心中。

依旧还是一个下雨天,还是那个地方,微夏因缘巧合的又遇见了他。他们继而相视一笑。

“嗨,好久不见。”微夏说。

“好久不见,你还好吗?”雨晨说。

“我还好,你呢?”

“我很好。”

“谢谢你的安慰,谢谢你。”

“不客气,只是,不知你为何会哭成这样?”

微夏告诉了雨晨一切实情。只是她还是没能坚强起来,说完这一切,微夏早已泪流满面。雨晨轻轻地拭去了她的泪水,动作那么轻,那么温柔,而微夏也羞红了脸。

从这过后,两个人开始了浪漫旅途。

微夏的心也不再那么冷,继而回归以往。

Ten 春光十里不如你

夏天的太阳总是暖暖的,周围的空气也是如此。咖啡厅,他们倚窗而坐,品味咖啡,品味爱情,舒适惬意。

“微夏,我们在一起吧!我喜欢你。”微夏瞪大了眼睛。惊讶不已,原来他也喜欢自己。瞬间,幸福充满心房。微夏很想赶紧答应他,只是心却一味的打退堂鼓,因为她怕再像以前一样受伤。她再已经经不起打击了。雨晨似乎看出了他的顾忌,“微夏,放心吧!我不会让你受伤的,请相信我。”微夏看见他的眼眸依旧清澈,只是这一次却多了些许坚定的感觉,无坚不摧。

“好,我答应你,我相信你,你会做到的。”

顿时,空气中跳跃着兴奋地因子,而此刻的他们最幸福。

在一起的他们是那么的相亲相爱,雨晨无微不至地关心和呵护让微夏感觉自己像个公主一般。是的,他宠着她,惯着她,而她在他面前像永远长不大的孩子,调皮可爱。无论怎样,他们依旧彼此深爱。

恋爱中的微夏骄傲,任性。有时候他们难免也会因为一些小事而吵架,可每一次却都总能床头吵床尾和。他们的爱情很少有阴天,正如他们在一起的那一刻,阳光明媚。

感情越好就越经不起伤害。一次伤害便会让人心力交瘁。依旧还是像每天一样愉快,发短信,可是那天雨晨冤枉了微夏,更说微夏在一心二用。微夏心痛不已,心中委屈不已。她告诉了雨晨说没有,可雨晨不信。微夏有些失望,索性也就不再解释。而她也不再理会雨晨。就这样开始了他们第一次的“冷战”,一天,两天…

“冷战“时的日子最不好过,明明很是想念却碍于面子又不肯低头,心中早已焦急不堪。转念又一想,雨晨竟然不信自己,于是便也忍着不理会。

第三天,雨晨道歉,而微夏也原谅了他,他们和好,一如继往。

后来的后来,微夏告诉雨晨:无论何时想你的时候空气都是暖色调,似乎尘埃里的粉尘都可以跳一曲没有终了的华尔兹,那时我知道,无论是沿途多美好的风景,春光十里,不如你。

end

后记

过去,他们没有相遇,没有在一起。

现在,他们彼此相爱,最终在一起。

未来,他们也将如过去,如现在,如未来。

他们的爱情也会如他们相恋的天气,阳光明媚。

20我喜欢

文章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