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雨

| 发布者:洛克 | 阅读量:4510 评论数:0 | 发表文章

不知不觉,伴随着春去秋来,无声的走过了那么多的岁月迷茫,总是讨厌夏季过于苛刻的炎热,和梅雨难以忍受的潮湿,以及那不知疲倦的蝉声;反感秋季的萧瑟,和渐入冬季的寒冷,这种凄凉让我无法狂想属于我的生活和属于你的我;冬季唯一能让我欣喜的是飘着雪花的天空,可是终究还要忍受雪花融化后泥泞的道路,最喜欢的还是那短暂的春季。。。。 春末夏初,雨水也多了起来,“卷地风来忽吹散,望湖楼下水如天”,这是杜甫的诗,恰巧老板也姓杜,只是他是诗人,他是商人。

诗人湿人,商人伤人。卷地风来吹不散,忘情水里楼如点,这里没有我的望湖楼。 昨天又一次走在雨里,看着不来人不往,你无情我有意的地方,听着这雷声大,雨点更大的徐州的,却没有丝毫的恐惧。恐惧时这个世界的,我什么都没有。 母亲说我出生的时候,正好打雷,所以我叫了这个名字,朋友开玩笑的说,也许有一天再打个雷,就会招我回去。但是我想不是现在,上帝怎样安排我们的到来,毕竟也会安排了我们怎样的回去,我还没有做到他想要的,他不会这么急切的招我回去。

他有足够的耐心,看着我年少轻狂的顽劣的表演;有足够的仁慈,忍受我肆无忌惮的挥霍着天赋。也许正是因为我冥冥中不忍离开这个还没有我内心精彩的世界,挥别和我擦肩而过,同窗苦读,同床亦苦读的你、我、她,所以我一直在固执着我固执的一切,也许终究有一天我要开始我的使命,终究有一天我会完成使命的召唤。那一天,不再依然随时为谁疯狂,疯狂属于这雷雨的夏季和着夏季的雷雨以及肖邦那B小调的<葬礼进行曲>。。。。。。。

1我喜欢

文章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