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宵节读沈从文的《元霄》

| 发布者:躲进雨中 | 阅读量:1490 评论数:0 | 发表文章

【导读】秋君不解,无奈看他被人群淹没在大世界。他喝着想着刚才下车时的匆忙有失礼貌,又忘记问秋君住址不免有些懊脑。

我是一气之下读完沈图一开始以为沈从文会象所有的文人一样先介绍元宵佳节的来历,然后是介绍他家乡的舞龙耍龙灯是怎样的民乡民俗充满传统的热闹,再然后就是介绍元宵小吃什么的比他乡更具特色.

好作家的思绪都是不由凡人的思想牵引。浅看这篇文章似乎跟元霄并没有特别的冲突,也就是说跟元霄没什么很要紧的牵涉,我顺至有把这篇文章的名字改为《周末》或改成其它什么节日的念头,深悟才知这篇文章写得真是妙不可言,这些故事真真确确发生在元宵这一天,也只有元宵这一天,沈从文笔下的雷士先生才会放弃每天四小时的写作时间,也只有元宵这个节日那个写小传的雷士先生才不是什么作家,而只是一个孤单寂寞的中年男子.文章取名《元宵》再贴切不过。

"一个中年人,独身,身体永远是不甚健康到使人担忧,他的工作是用笔来捕捉这个世界的时代人类的姿态到纸上"这是雷士先生曾经所写,雷士先生只是个写小传的人,看这篇文章时我不免把雷士先生定义为大作家沈从文,他的文字绝对要影响几代人.包括我。

元宵的这一天雷士先生原想去看望一个朋友,可突然想起了这一天是元宵,他要去看的朋友有主妇有孩子,不免起身又坐下把帽子掷到房角书架上,放弃看友.一个孤单男子不想去打扰朋友三口之家的幸福宁静,他也害怕触景伤悲,读到这儿我想起了晋朝大书法家王羲之的儿子王徽之雪夜仿友戴安道,等到了戴家门口不敲门却又转身打道回符,人问其故,他回答说:乘兴而来,尽兴而返,我又何必见安道呢?只是雷士先生这一刻起身又坐下还没走出家门的仿友却没有王徽之那般洒脱.

一个作家的孤单是一触碰就脆弱,更是易燃且易碎的,元宵这一天雷士先生心无所是从,他空虚寂寞,他想找草啊枝的来寄托,沈从文把节日里的一个写小传的中年人的寂寞,思想,言行,抒写得淋漓尽致,微妙微肖,让我忍俊不禁。

舞文弄墨之人是最寂寞的,也是最惧怕寂寞的,也只有舞文弄墨之人最能利用寂寞并把寂寞二字演译为忧伤的美丽.演译为痴痴傻傻让自己都不能理解的举动,他痴傻的望着墙上那一堆如牛屎的蜂窝出神,把那小小的蜂窝泥孔想象成通往许多地方的小门,想象蜂子在做什么,思想着什么,顺至想知道蜂子的更多,平常没留意的粉剌竟也成了元宵这天不大不小的恼.

"一个思想粗糙的人,他的行为将近荒唐,一个思想细致的人他可以深入生活,然而一个倦于思想的人,他是只有幻灭的悲恸咬他那颗心"无凝沈从文是位深入思想极文笔其细微的作家,我读懂了他的这篇文字,我想。

"一个中年人,独身,身体永远是不甚健康到使人担忧,他的工作是用笔来捕捉这个世界的时代人类的姿态到纸上"当沈从文再次重复这一句时,我也不由继续雷士先生的寂寞之行。

元宵这一天他想到了不被引人注目的蜂窝,想到了脸上的粉剌,并无聊的用脚拍打地板,由此他想到了脚下的皮鞋,从皮鞋想到了买鞋,想到买皮鞋时的那个女人的苗条身体,想着那情不自禁的一路跟着苗条身体到舞场门口,想着自己要是能跳舞他就穿着这新买的皮鞋陪苗条身体舞一夜。

他顺至把他的钱夹也从口袋里拿出,并数着里面的钞票,没事的整理归类,然后由钱想到钱可以让女人坠落,乞丐因得钱欢喜而死,人有了钱可以在人前增加若干勇气,想到了他善于用钱的那些事情,如今他是钱在手上却不能把这个钱照他所想的去做,从前想的这样那样是可以得到的幸福,这时仍然不够了.当一个人明白钱不能帮助他获得他所要的东西时也是一种寂寞吧.由此我想,这个世界上跟钱有关的寂寞也是分若干种类的.

"当智力骤然失去心情就会与年龄不相称起来,难免把固定的秩序破坏,变成世俗所说的放荡人了"人可寂寞不可放荡,我想。

他把脚拍打地板发出蓬蓬的声音,他又想起他的买鞋,他又想起了那个苗条身体,想着人的生存总是为女子之外,却又想不出为女子以外的什么,这时他的寂寞已从无聊到了无所排遣,他顺至想不明白人究竟为什么生存。当他的心快要变得麻木时发现日影在墙上移动才突然醒悟他必须出门,或许只有出去才可不比在家里更为寂寞得恐慌。

他是个写书的人他当然首先想到的是去书铺,在书铺他看到很多青年在买他写的书,那场面让他很是感动,想着那些年轻人用爸妈给的一点零用钱买他的书时他真的很想自己是个有钱人,这样他就可以免费印上一万册书送给他们。

他在自己的书这么畅销时还能把自己视为一个来买书的人,真是可贵,在书铺伙计的大力推荐和热情服务下他买了几本自已写的书,他很善良想他人所想,为他人所想,不失一个作家的爱心和谦卑,后来他把二本书送给二个为买书而跟书铺伙计争吵的二个青年,一个身为名作家的雷士先生此刻没有半点作家的那种清高与张扬让人十分敬佩。这时我想起不久前朗诵房间发生的一件事,一女写手因麦序上的室主下面要读她的文章竟然不愿多等几分钟没收了麦上一正准备朗诵的女孩的麦,我很气愤,后,点击房间公示于众的博客网址走进她的博客,并给她发了张字条:出没朗诵房间的朋友不是文人就是墨客哪一个都不能小瞧,怠慢,你还是先学做人然后再学写文章吧。这位女写手从此再不敢在朗诵房间招摇了。

雷士先生走出书铺,走上大街,心中的寂寞渐渐加浓,正想返家,他突然看到前面黄包车上有一美女向他略示风情,他来不及思想就跳上人力车,车夫问他去哪,他手指前方,车夫会意,这时的雷士先生让我想到了风流才子唐伯虎,自古才子多风流,不知沈从文笔下的雷士先生可否有唐伯虎那样的花痴技俩弄出一幕幕闹剧后以意中人终成眷属?

雷士先生心不由自主让车夫载着一路追赶象是街头色狼,直到女人在花店下车他也紧跟下车,这时的雷士先生似乎觉察到了自己的行为实在荒唐,不过他很快就为自己找了个理由:进去买一束花也没什么要紧,进去看看也不算是坏事。

总算好事多么出现了戏剧性的转折,被他追赶的女人竟是曾经与他同船共渡的女子,因为船舱失火他还救过她和她母亲的性命。千年修得同船渡,又是英雄救美,我想他与她应该是有缘人吧。一年不见雷士先生成了名作家而这女子也成了光明剧院的台柱子,惊喜之余雷士先生应这位名叫秋君女子邀请,提着秋君陪他买给送秋君母亲的礼物,坐在去看望秋君的母亲的车上,我想,他心里一定在想,秋君的母亲或许就是他未来的丈母娘吧。就这样他与她心照不宣,车中当秋君无意告诉他她已是有夫之人时,他人仿佛骤然下沉如跌深渊,半天才泛过神来,当她告诉他他刚才的神情象他小说中的中年男人时,他的脆弱已是不能自持了,他跳下车有些踉跄连书也忘在车上。

秋君不解,无奈看他被人群淹没在大世界。他喝着茶想着刚才下车时的匆忙有失礼貌,又忘记问秋君住址不免有些懊脑。其实他下车是对的,他不该去破坏这个女人的幸福,这个女人不是他的梦,可他茫然甚至为再见不到她而伤感落泪,他甚至想返回下车的地方等她到夜等她到天明,等这个女子出现突然叫他上车。

还是回家吧说不定家中另有惊喜在等着你呢。回到家中家中并没有什么事情在等着他,他就想着这一天的巧遇——书的小伙子,二个为买书而争吵的青年,想到这个让他二见倾心的秋君,他想把这一天的事情写一部小说,想为秋君写首诗,最后他真的给秋群写了一封长长的信,信没到秋君面前,他人先读着信就落泪不止。诗是朦胧的美,伤心不需要正当的理由,这就是一个作家的心态吧。

"雷士先生象在狱中望到天堂的光明,觉得幸福忧患皆属于世界所有人类,人与人在爱憎与其它上面原都是那么贴紧黏固成整个,但自己仍然只是独自一人渺不相涉"是的他挡不住女子对他的透惑,还是去了有秋君的光明剧院,戏子是多情的就象才子天生的风流,戏子秋君爱她丈夫也喜欢眼前的雷士先生,她不顾她母亲的多次提醒,她是有夫之人,还依然撩拨雷士先生那一颗中年男人的寂寞,让这个中年男人对女人的青春身体想入非非。

又是坐在车中,跟昨天是不一样的,昨天他有些意乱,有些茫然,有些失落,为情所困.今天他却是真真实实的捏着秋君的纤纤素手为情所迷.车上,他已想好后天去杭州,跟秋君一起去杭州,那个时候秋君就是他怀中的小鸟依人,可他却说:他是去杭州换换思想。也许他不会去的吧?

《元霄》叙述到此,我想该为自己写点什么.今天是元宵,今年的元宵因加进了沈从文的《元霄》比往年的元宵多了一分节日的概念,算是祝福自己元宵节快乐吧,要知道我已是多年没怎么过元宵这个节日的。感谢沈从文的《元霄》让我渡过一个丰盈的元宵.

0我喜欢

文章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