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世浮城里相爱到老——辛夷坞《浮世浮城》读后感

| 发布者:虞衣鱼 | 阅读量:1617 评论数:0 | 发表文章

生活在围城中,想得到使自己安全的浮木,漂在世俗中不致淹没、下沉。赵旬旬要的没有错,给她安全感的男人,这要求看似简单,实则珍贵难得。真正的安定不是波澜不惊的湖水,表面平静,内心暗涌。真正的安定是经得起大浪的波涛汹涌,而又能随时回归安宁。

谢凭宁只是一块旬旬寻找的浮木,空心稻草一样的旬旬离了浮木,仍能漂浮在俗世的河流里,但她内心一直希冀渴求的安全感却迫使她难以割舍谢凭宁。顺其自然,她一心打造的坚固堡垒,譬如可供依靠的浮木,合适即可。

婚姻的城池中,没有所谓轰轰烈烈的爱情似乎也能稳定长久。在物欲横流的社会,人都是自私的动物,强烈清晰的目的性在维护婚姻的长久战中并不会显得可笑突兀。在旬旬看来,这正常的和人每天要吃饭的道理一样。池澄的出现,打破了旬旬二十多年来形成的固定思维模式。他携着最凌厉猛烈的风,席卷了旬旬精心打造的城堡,自此,她逐渐偏离自己的生活轨道,一步步走向风暴正中心。

池澄是了解旬旬的,她似一只蜗牛,顶着自以为坚固的壳慢慢爬向向往的幸福,殊不知,经过外物的撞击,壳脆弱的破碎,轻而易举。旬旬将内心最需要的东西用壳伪装起来,经年累月,它渺小的必须仔细寻找才得以发现。池澄毫不留情的击碎这壳,她精心修护的壳。他让她体会到人生不是一层不变,还有惊险刺激。他给她的爱犹如白酒,后劲十足,辛辣的味道使人恨不得痛哭流涕却回味无穷。

旬旬选择了池澄,是遵循自己的心。放弃谢凭宁,是抛弃厚重的壳。从此轻装上阵,步履轻盈。

过度的爱,等于不爱。抑或是,太爱自己,反而是种害。旬旬一直居住在自己堆砌的婚姻城堡里,日复一日,若不是池澄出现在她的生命里,她会这样平淡无奇的生活下去。可池澄来了,带着志在必得的信心走向她。摧毁城堡最为坚固的根基,内里的虚无安全感随之轰然倒塌。旬旬抗拒着他带来的一切,却又不得不一一接受,谁让她骨子里并不是排斥她的呢!

池澄的爱是虚伪而又真实的,矛盾的存在着。一边裹上仇恨的外衣宣示着复仇,一边放肆内心地深爱着。旬旬在他的步步计划下与他化干戈为玉帛。当铅华洗尽,他们只希望做相濡以沫的一对平凡小夫妻。在经历生死危险,突出内心的重重迷雾之后,他们终于看清各自的内心。在俗世浮城的虚无中,他们是彼此唯一握得住的真实,纵使世俗冰冷,也能依偎取暖的真实。

浮世浮城,亦能现世安稳。旬旬是幸运的,因为她遇上了最懂她的池澄。池澄又何尝不是幸运的,因为他的她仍在身边。

浮世浮城里,唯有相爱,是最真实的力量。

0我喜欢

文章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