荡口,我心中的第二周庄

| 发布者:沁香一瓣 | 阅读量:1077 评论数:0 | 发表文章

如果有人问我,江南的荡口古镇你去过吗?我会毫不犹豫地告诉你,我前前后后去过十余次,我喜欢他的古典、雅韵和大气,他是我心中的第二个周庄。

从上海驱车锡太公路二个多小时,就可以到达江南的傍水小镇荡口。荡口古称是丁舍和丁村,东与苏州市相城区接壤,北与常熟市交界。境内土地平坦,河塘众多,还有一块通灵宝玉似的水面称作鹅湖,风光旖旎,景色宜人,是典型的江南水乡城镇。这是一个千年的古镇,这是一个生机盎然和充满诗情画意的古镇。

【一】

荡口镇境内河流贯通,河道两岸古迹遗存众多,这是一块风光秀丽、名人辈出的地方,这里名人故居耀眼。这里有明代首创铜活字印刷的华燧,有近代数学家华蘅芳、华世芳兄弟,有清末民族音乐演奏家华秋苹,有首创乱针绣法的民间刺绣艺术家华图珊,有现代历史学家钱穆、物理学家钱伟长、音乐家王莘、有著名漫画家华君武、科学家钱临照等,他们都是中国历史上的名人。在这块人杰地灵的土地上。这里也是明江南四大才子唐伯虎、祝枝山、文征名,徐祯卿常来吟诗泼墨作画的地方,这里流传着许多传世的民间故事。

说到与荡口的亲近理由,还是和著名少先队活动家、儿童文学作家袁大令老师有关。那是在九十年代初的时候,我是周庄和荡口古镇原形的见证人之一。那时的周庄旅游还处于起步探索阶段,进庄的大桥刚刚建造,我应大令邀请赴当地讲学,课余时间,我欣赏了浓妆淡墨中的原汁原味的古镇周庄。

后来,大令老师告诉我,他有个兄弟般的朋友谭荣富在荡口古镇的荡口中心校任校长。从他的口中我知道了这个陌生的古镇。后来由大令老师介绍,我去了荡口中心校,也给那里的老师讲文学写作课,还有如何开展创造性活动的实践。就这样,我走进了荡口,有了直接和荡口亲密接触的机会。更让人一赞三叹的是,这所历史悠久的百年中心校,培育出了一大批国家级的科学、教育和艺术大师,如:我国近代和当代著名的历史学大家钱穆,钱伟长、钱临照、王莘、还有顾毓秀、刘天华等等,他们为故乡的荡口,为自己的母校增了光,添了彩。一个又一个的名人的动人故事,增添了百年古镇荡口的风采……

讲课之余,在谭校长陪同下参观了该校的校史馆和古镇风貌。那时的荡口古镇,还静静地淌在仓河的两岸。然古镇给我的感觉是和周庄的古韵在地貌有许多方面的相似之处。河流交汇的古镇都是古老的房屋,徽色精美的马头墙和凤屋背脊遥相应和,狭小的旧屋弄堂曲折清幽,青砖雕塑的门楼依稀可见,它们延绵一片,错落有致,是仓河两岸的淡墨画。古仓河畔长满了水草,开着野花。潺潺流水和悠然的古桥对望。看到这一切,忽如当年走在周庄的古街,沉醉在水乡的风情中。周庄有十字水道连着南湖和淀山湖,荡口有悠悠仓河连着宽阔的鹅湖。所以在我的心目中,早就把荡口唤作江南的第二周庄。

又后来,我在儿童文学作家袁大令先生的陪同下三下荡口进行采访,在这个过程中,我又了解了大令和古镇千丝万缕的关系。原来,他是荡口的女婿。袁大令青年时期在荡口执教时就很有才气,写文奏乐堪称青年才子。但在文革中,因其岳夫在解放前去台湾从事实业而受牵连,受到了不公正的待遇,铺天盖地的大字报令他们整日不宁。爱好文学写作的袁大令先生不得不带着夫人离开了荡口这块土地,回到了阔别十余年的古镇周庄,从此,他隔绝了与荡口亲戚的来往,在湖泊围绕的周庄古镇上独享清静,执着地写出了《同桌》、《放飞》等文学作品集,以写代愁。直到结束了那一段历史,才圆了妻子姐妹们的重逢梦。后来,岳夫在改革开放的大潮中终于从香港绕道返回祖国大陆定居,回到了梦寐以求的荡口故乡。至此,一切恶梦才得以平静与澄清,然而,最宝贵的青年时代的年华已逝去。但是他没有计较这些,他是大气的,他仍然爱着心中的荡口。

记得那天从长途车站下车,我们在谭荣富校长的带领下,饶有兴致地走进了荡口镇的中心小学。如今的学海路,那时还是一条清澈见底的小河,校门口右侧是一幢木楼,是明清时建的校舍,木质结构保存尚好,古风韵犹存。

【二】

认识荡口镇是与当年的荡口中心小校有关。荡口中心校的前身就是历史悠久的果育、鸿模小学,该校由清末举人、工商实业家华鸿模创办,悠久的历史是荡口中心小学的骄傲。荡口中心小学是很有远见的,他们因地制宜,面对荡口古镇的灿烂文化,很早就在孩子们心中奏响了热爱千年古镇的教育。他们收集了从学校走出来的名校友:如著名历史学家钱穆(北大名教授),全国政协副主席、物理学家、上海大学前校长钱伟长、中科院院士、曾任中国科技大学副校长的钱临照,文化部前副部长钱俊瑞,著名漫画家华君武,音乐家、《歌唱祖国》词曲作者王莘等等,都是荡口中心小学的校友或教师。

学校的环境布置陶冶学生情操,学校教学大楼大道两榜香樟飘香,花草丛丛。一幢传承的“果育楼”屹立大楼右侧,楼下的草坪边,矗立着一代科学家、力学家、校友钱伟长的塑像,座基上刻着钱伟长亲笔题写的八个大字:“十年树木,百年树人。”旁边的大墙显目处,一首由钱伟长作词,校友、作曲大师王莘为荡口中心校新作的校歌,歌词的内容是:“鸿山苍苍,鹅湖荡荡,江南水乡,人间天堂。果育、鸿模、怀芬、荡小,歌唱我校,源远流长,多少人才在这里成长。今日幼苗,明日栋梁。我们是祖国的希望,树立共产主义远大理想,为建设祖国发奋图强,天天向上!向上!向上!”这是校友钱伟长和王莘等在文革后返回母校即兴赋的词曲,很有时代气息。

在这里,留下了钱伟长回母校看望师生的足迹。老校长谭荣富告诉我:“老校友关心学校,热爱学校的感情,点燃了师生勤奋工作、努力学习的激情和火花,学校教育教学改革同步进行,各方面的业绩在全省榜上有名。学校开展了学习名人、釆访名人、撰写名人、争当名人的活动,涌现出一大批小名人,小作家、小数学家、小音乐家、小发明家、小航模家、小植物学家、小运动员……学校遵循现代教育规律,呈现出一派生机盎然的景象……学校的名声从此和名人一起飞翔。”荡口中心校踏着时代的节拍向前。在传承和发展中把握教育教学的规律,在创新中又登上了一个新台阶。教育幅射校外,经验越来越多,成为了闻名国内外的实验小学。

那是九十年代末,一个秋高气爽的日子。我和袁大令先生第三次走进荡口采风,并受中国《辅导员》杂志社委托在荡口中心小学进行全方位先进教育经验采访。此时的校门口左侧是己经少年军校的活动场所,一架由空军部队赠送的超役的战斗机停在绿草坪上,这是学生国防教育实践基地的窗口,把学校烘托得别样多彩。

学校开展系列爱家乡的教育活动,先后在学校开展了走走看看访荡口,名人辈出在荡口,学做荡口小名人等,采用了走出去,请进来的方法,教育和教学比翼双飞。更为令人自豪的是,学校还在古镇建立了十多个德育教育实践基地,这些基地都是和古镇悠远的历史和涌现出的名人相融。随着谭荣富校长的带领,我们先后走进了窗外络满青苔的成片的古建筑群,走进了北仓河老街,走进了华氏始祖的老义庄旧址、楠木厅、华蘅芳故居、三公祠、钱穆古居和王莘故居等地址或遗址,还有珍贵的历史遗迹思泉亭、步弓刻石、植福祠戏楼等等。

音乐家王莘的《歌唱祖国》,在荡口中心校学生中作为爱国爱家乡的文化品牌反复传唱。可以这么说,荡口中心小学形成了一方中国教育文化的沃土。九十年代末,年富力强的邹雪亮校长接班,他和年轻的陆文斌、李雪芬等领导联手合力,传承老校长留下的宝贵经验,又从教学开始实践与钱穆文化立场惊人相似的教育实验——科学认读。在为时九年的课题实验中成果斐然。学生在毕业时的阅读量超过了350万字,他们不仅有了深切而丰富的语言积累,而且还背诵了大量的古典诗词,在口头表达与书面表达方面,也已经达到了同龄孩子难以抵达的境界,孩子们的语文素养和语文功力已经真正形成并成功辐射到其他学科的学习与创造发明之中。学生的综合素质、科学发明中的创造创新能力、文学鉴赏能力及理性思辨能力面对面测试,在同龄孩子中可谓首屈一指。

荡口中心校的教育实验证明:放弃应试教育,选择真正的素质教育,是意味着敢于开学风之先,当年诞生于荡口的“果育”学堂的华美成果在荡口中心小学同样结出了硕果,成为孩子们金色梦想放飞的田园。还记得2007年5月14日,96岁的钱伟长不顾年老,坐着轮椅来到学校看望师生。这次钱老的到来,实着让师生会感动一辈子,一个老科学家第12次返回家乡的母校,这种充满对教育爱的情感就是名人谦逊的最好见证。钱老坐在轮椅上,不时念着“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无改鬓毛衰”的诗句,他对邹雪亮校长说:“我自知力不从心,但回母校还是要来的。”他饶有兴致地观看少年军校学生表演的节目《潇洒女兵》,听邹校长介绍教改情况,对科学认读大加赞赏,还和学校“钱伟长中队”的队员合影留念,和学生一起观看学校制作的网络新闻内容,一边看一边拍手。

所以,认识和了解荡口中心校的发展成长史,从某种意义上说,也就是了解了荡口古镇。九十年代中旬,我和大令采访的近万字的《名人自有后来人》在京刋物发表后,还被评为全国优秀作品三等奖。如今回忆起来,也是一种美好和欣喜。

【三】

还记得四年前,我又一次来到荡口探访。时任学校退管会主任的谭荣富微笑着告诉我:荡口己进入了古镇重建阶段,一个全新的荡口古镇将在不久的将来重新焕发他应有的光彩。在他的带领下,我走进了古镇的重建区域。也是春光明媚的日子,核心河道北仓河已被抽干了水,淤泥见底。两岸是一片繁忙的景象,一座座石桥重新焕发光彩,屹立在河面上,工人们的号子声响彻云霄,有的正在扛石条修桥,有的正在筑砌石质河岸,有的在运砖盖房。看上去是忙碌而不乱。河畔,一幢幢新旧杂陈,风格各异的房屋建筑沿河矗立,稍加留意,不难发现粉墙黛瓦、耸檐翘角的老屋,亭台楼阁和布满苔藓蛛网的雕花门窗己经重现昔日雄踞一方的风采。

谭荣富先生告诉我:荡口仓河两岸的古镇己经完全开始恢复古代明清时期的格局,古镇的修建表达了后人的幸福和骄傲,标志一代代传人对自己的祖宗的尊重,这是一种古文化的传承,我们对得起始建于2000多年的历史的古镇,建成后的古镇与8000亩水域的鹅湖毗连,他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将会重现一个名副其实的江南名镇。成为真正的“小苏州”、“银荡口”,成为真正国内外闻名的古镇。

走在繁忙施工的路上,我看到了一个小桥流水、风光旖旎的江南古镇荡口正在崛起,一大片的明清古典建筑己经初具规模,而这一切尤以北仓河两岸最有特色,这里青堂瓦舍,河道网交织。想到不久的将来古镇就要恢复,我的眼前立即映现出一派水乡好风光,成为阅读和追寻旧时江南梦的写意蓝本。那时候,被誉为“江南第一义庄”的华氏义庄己经显得庄重;那些斑驳的门窗正在重新整固上漆,隐于和平街小巷中的明代华氏进士第、漫画大师华君武旧居也是端庄而立,重建的酒坊和手工作坊已经初具规模,关帝庙前的关羽塑像正在搭建台阶,一切都在有条不紊地进行中,我看到了未来古镇的美好,同时也领略到了古镇复原对发展旅游业的重要意义。

谭荣富还告诉我:荡口的开发,相较水乡名镇周庄、同里、锦溪、西塘等,已经晚了许多年。正是这种时间上的错位,给了古镇人更多的思考空间。无论是镇里的老者还是年轻人,他们都喜欢把这里与邻近的周庄、乌镇、同里等同比较。大家认为,荡口的人文景观,和天下任何一个古镇相比,拥有了无可比拟的名人优势。国内罕见的义庄文化,还有影响近现代史的诸多名人,都是独一无二的人文资源。此外,古镇还要围绕鹅湖的联动开发,还要与周围的泰伯墓、泰伯庙、彭祖墩、甘露寺等风景名胜连为一体。将本镇的资源与古代的吴文化相结合,让世界吴姓都来荡口一游,做好古文化的文章,同时也圆了古镇人的梦。他的一席话,至今还在我的耳畔回响。

【四】

岁月如梭,弹指一挥间,四年就过去了。老谭又来电话了:荡口古镇复原,依水而建,蛛网一样密布的水道四通八达,荡口古镇风姿卓然,己经正式开街,来吧,古镇欢迎您。一次又一次的盛情邀请,让我又在梦中追忆起它的前前后后。

于是,我和老作家潇男、全国星星火炬奖获得者柴前胜老师一起约定,一起走进荡口古镇。正是春意盎然四月天,我们驱车绕高速公路直达荡口。历经岁月风雨洗礼后的荡口,已是旧貌换新颜。古镇,再次绽放出迷人的光芒。

大门口,高大挺拔的徽色牌楼上,金黄色的“荡口”两字在阳光下熠熠闪光,这字就是明代江南四大才子唐伯虎的手迹,绝对是妙笔凝固的辉煌。牌坊前面的“一得亭”似乎变得更加巧夺天工了,里面贴了烫金的匾,“一得”亭和荡口牌楼对望,凝聚了明清的幽雅的古韵。小巷两边的店铺很有趣味,它们店的名字各异,既有古老的传承,又有新的创新。回一味馆、荡口面馆、一品堂等融入了中外特色的广告包装,南来北往的游客,在导游的带领下参观,在脚步声中充满了赞叹;装修一新的华蘅芳故居、华氏老义庄等建筑都变了,里面充实了全新的图像档案和文物,正在讲述当年的悠悠典故和精彩故事。

这里的人家适应了几百年来家家枕水而居,户户开门见水的生活方式,吴侬软语飘逸其间,是一个富有诗情画意的地方。在北仓河边的青石小路上踽踽前行,我感受她的旖旎风光和无穷魅力。清清涟漪,轻舟忘返,湖中一只只小船正在水上游动,摇船的唱着江南小调,随桨声下的碧水悠悠流淌,仓河内的码头拴住了红灯笼高挂的四方内河,一排小舟在湖中排列成一个带弧度的弯曲“一”,看上去别具一格,一些摄影爱好者早已按捺不住激动,拿出相机,不断地“咔嚓”起来。

瞧,悠悠荡荡的流水伴着弯弯的石拱桥,欢笑的流水拥着小船缓缓地行走,两岸人流穿梭,响着天南地北的声音。走在临河的石街上,望着蜿蜒的淡淡的春水,耳畔传来繁忙的咿呀橹声桨音。纵横交错的水系、枕河而建的民居与河畔的桥廊台榭一起,构成了景色旖旎、魅力独具的古镇风情和水乡长巷。

青石铺就的廊街两边,是成片的古朴民居。黄石弄北侧深灰色的晚清建筑,就是制成中国第一艘木质蒸汽机船的工业科学家和近代数学奠基人华蘅芳的故居,里面陈列着他的科学著述、上百幅图片资料和中国第一艘自制火轮,展示出华氏家族经世致用的治学精神。徜徉在如此厚重的历史文化积淀里,令人不禁肃然起敬。荡口古镇将围绕附近的鸿山泰伯墓、梅村泰伯庙、彭祖墩和甘露寺等文化古迹,将其塑造成具有独特旅游风格的风情古镇和国际水准的“开放式博物馆

华氏故居、老义庄、蔡鸿生故居、乾隆时代茶馆、酒楼、书场、食杂店鳞次栉。当我又一次来到荡口古镇触摸他的古韵,我深深地为她的风姿靓色所倾倒。

在谭荣富的带领下,我们首先进入华蘅芳故居。它装修一新,布置得十分典雅,里面悬挂着字画,摆放着瓷器,张挂着华蘅芳写的感怀的诗歌。展示板上的一张张图片和简要解说,系统介绍了华蘅芳辉煌的一生。这位曾国藩、李鸿章的得力助手,有着极高的科学素养。他与徐寿一起曾经制造出我国第一条蒸汽轮船黄鹄号,他参与我国恬吉、操江、测海、威靖、海安、驭远、金瓯等兵船的制造,他译出并编写出版了许多重要的数学著作,他主讲天津武备学堂,是我国近代史上作出杰出贡献的人物。经过室内导游介绍,我们对这位出自荡口的科学家肃然起敬。在华蘅芳故居的小园里,有一尊天然石雕,左看像妇女抱孩子,右看像老婆婆微笑,正看又像熊猫宝宝在欢笑,真是想啥就是啥。

华氏义庄是华氏资助贫弱的华氏子弟免费读书的地方。走进陈列在义庄里的“怀芬书屋”,看到整洁的教室,典雅的环境,我们肃然起敬。据说,学生在这里读书不但不要钱,而且凡月考优等者还可以奖励到油、米等具体实用的东西。这有效地促进了华氏子弟的读书热情。为什么荡口历年来会出这么多名人,与这个曾号称江南最早和最大的老义庄有关,也与荡口的那些乐善好施的乡贤有关。据老谭介绍:单明清两代,无锡华氏就出了37名进士。荡口义庄最繁盛时拥有义田7000亩。晚清举人华鸿模创办的果育鸿模小学,聘请国内著名音乐家、国术家讲课。国学大师钱穆、教育家顾毓琇都曾在这里受过教育。钱穆、钱伟长、钱临照、王莘、华君武、华王基等享誉海内外的名家大师都出自这里,听了让人赞叹不己。

在华府还流传着一个风流故事,那就是江南才子唐伯虎点秋香。江南四大才子是指明代四位文学家,他们是唐伯虎,祝枝山,文征名,徐祯卿。唐伯虎又名唐寅,苏州人。又字子畏,别号六如居士、桃花庵主、鲁国唐生、逃禅仙吏等,有“江南第一风流才子”之美称。系明代著名书画家、文学家。其绘画业绩与沈石田;文征明、仇英齐名,史称“明四家”。诗词曲赋与文征明、祝允明、徐祯卿并称“江南四大才子。”也称为吴门四才子,唐伯虎为江南四大才子之首。

徜徉古镇的小街上,随处都可以听见有人在讲“唐伯虎点秋香”的爱情故事?

老谭告诉我:传说中的明代“姑苏四才子”之一的唐伯虎,在虎丘烧香时偶然邂逅了华太师家的丫鬟秋香,被秋香的嫣然三笑迷失了魂魄,竟然一路相随,并潜入荡口镇的华太师府邸,委身华府为奴。在历经种种磨难波折之后,唐伯虎终于如愿以偿抱得美人归。传说中的“华太师”就是荡口人氏华察,时任嘉靖年间翰林院的太史公。华察晚年从京城辞官归隐田园。但荡口人似乎不太喜欢这个故事,因为故事中的华太师显然不是什么好人物。事实上,故事也并不真实,推算起来华太师比唐伯虎小27岁。华太师为官朝中时,唐伯虎已年逾花甲,怎可能被个小丫鬟迷得七荤八素?不过真有人翻遍典籍,求证出秋香是明成化年间南京的一位妓女,名叫林奴儿,年纪比唐伯虎足足大20岁。所以,“唐伯虎点秋香”的故事纯属有点瞎编乱造。

另外,在苏州评弹中也有唐伯虎点秋香的故事,说是唐伯虎因为在虎丘有三笑之缘,因而追随秋香直至荡口镇华太师家里。当然故事情节跌宕起伏,最后唐伯虎娶了秋香回苏州。不过,即便“唐伯虎点秋香”的故事纯属编造,那也是个美丽动人的故事,而且这个故事确实写出了怀才不遇的一代才子唐伯虎藐视权贵、追求真爱的个性,这与明代中后期桀骜不驯的文人气质变化轨迹也完全吻合。即使这个故事纯属编造,至少可以算是创作,因为故事编得很有价值,不仅有小说话本存世,历朝历代还被改编成各种戏剧久演不衰。影视技术成熟后,又成为影视剧青睐的题材而被大加渲染。试想,一个纯属虚构的故事能够经久不衰,那个始作俑者岂不是太有才情了。听着老谭介绍,我们凝望华府,只见那边人头攒动,导游正在娓娓道来,在春风中又一次传扬。

【五】

荡口仓河上的桥,是小镇一张靓丽的名片。你瞧,这里的石桥有交错屹立的,有周庄色的双桥,而且是对称形状的双桥,无论怎样看,都是一道精彩的美丽。仓河南有丁公桥,据说这座始建于东汉年间,相传为孝子丁兰的故里,其遗迹也”之“丁公桥”。在这些桥中,它们的起名也很有意思。有一些是因河之名而起,别有韵致,如“马泾桥”、“延祥河桥”、“马家滨桥”;有一些则以附近的村落之名而起,极是朴素,如“杨巷桥”、“朱舍桥”、“唐巷桥”;有一些则用人之姓或职位而命,偶有所感,如“翰林桥”、“师姑桥”、“曹家桥”;还有一些则代表了一种美好的希冀,是一种图腾,如“盛桥”、“福华桥”、“旺儿桥”等等。这些桥名无需争论,它们都是古代荡口人聪明智慧的结晶,和对美好生活的向往。

站在任何一座桥上,你的眼前便会呈现出一幅古时荡口繁华的《清明上河图》景象:千余户人家,百余户店铺,居民枕水而居,伴水而眠。其间繁华,正如当年唐伯虎诗云“小巷十家三酒沽,豪门五日一尝新。士河到处堪摇橹,街巷遍霄不绝人”。古镇的桥,带给我们太多的遐想。瞧,桥畔的茶面馆的主人正在招待茶客,殷勤的吆喝声频频响起,绝无虚假,老板娘脸上的笑容是真诚和感激。熙攘拥挤的人群,充塞了满条街。当一天热闹静寂下来的时候,桥旁河埠边的夕阳下,少妇们正换起袖子,露出雪白结实的臂膀,在一轮素月下洗着她们的衣物,糯笃笃的说笑声和坚硬的棒槌声交织在一起,重新演绎五六十年代妇女家务活的艰辛。当然,今天的人们洗衣不再这样的苦力,洗衣机己经解放了女人的双手。然如今河埠边的洗就是一种复原生活的快乐,没有什么要求,有的是一种追忆和希冀。

,我们住在古镇临河转角的一处客栈住下,这是老谭特别安排的,真是很有意思。推窗外望,只见临河两岸彩灯齐放,屋上、河畔,在灯光构筑下的古镇顿时显得珠光宝气。那些石桥的灯光倒映在水中央,形成了对称的桥影,古屋倒映水中央,分不清楚那是水上,那是水下。碧水闪烁,银月荡漾其中,一幅逼真的水乡夜景图,这样的景观要比其它古镇更显特色。给夜色中的古镇增辉添彩。沿河小街还是没有夜的宁静,小吃店里仍然人头攒动,特别是一些情侣们,搀着手偎依一起,在笑声中慢慢移步,似乎是要把这些灯光踏遍了才快乐……

【六】

荡口不仅仅是水乡风光和人文古迹多,小吃特色亦遍布。美味餐饮特色区、市井生活体验区、娱乐休闲风情区,形成了四个特色片区。

荡口镇的老汤面是很有味的,汤浓香,面脆硬,自制的面饺头爆鱼和脆鳝是最诱人的,外软内硬,咸中有甜,价格极便宜,很够味!荡口的年糕,在当地有着响当当的名气,荡口年糕好吃与所选材关系很大,原来打年糕时要选用优质的秋熟晚稻大米,加入一定比例的糯米,这个比例决定年糕的软、糯程度和吃口。配比好的米在水中浸半天,磨成水磨粉,然后用农家大灶大锅上屉蒸熟。蒸熟的米粉出笼,倒在大瓦缸里,进行揿揉。最后,拿出半米长的棉线,勒成了斤把重的一块块年糕。品种有白糖年糕、黄糖年糕、赤豆年糕等,都是纯手工打制的水磨年糕,细腻甜糯,有着妈妈的味道。这些舌尖上的美味等着你去尽情享用,一饱口福。

其中最吸引人的莫过于各种馋人的当地小吃,著名的荡口酱蒸肉、老荡口焖肉、荡口草鹅、青荡鲢鱼头、青荡咸鸭蛋、鹅湖菱芡、牛踏扁笋豆、荡口蜂蜜、荡口酒、鹅湖冰油,馋人的荡口糕团点心;鲜美的螺蛳、河虾等水产,还有太师府的家宴菜。荡口的走油肉好比周庄的万三腣一样,誉满神州。传说中的走油肉为明末名妓董小宛所创和喜欢。走油肉又名虎皮肉,熟后放入油锅炸得皮起皱纹,色泽红润,它酥烂鲜香,酥而不腻。传说,当年的名士冒辟疆和董小宛相遇,小宛对其情有独钟。一次偶然的机会,小宛发现冒辟疆喜欢吃肥肉,但又嫌其油腻。为了讨爱郎的欢心,小宛遍寻名厨,潜心研究,终于研制出了一种不油不腻的肥肉——走油肉。

荡口的酱蒸肉与焖肉颇有异曲同工之妙。制作蒸肉时用料很考究,选用肥瘦适中的五花肉,切成方方正正的,每一块约饭碗大小,用干净的稻草捆扎好。烧制时加入多种调料,并淋入上好酱油。蒸肉出锅时,每块肉都呈酱红色,色泽油亮诱人,香气扑鼻,食之则肥烂不腻,齿颊留香。

荡口的手工药膳酥也是誉满神州,药膳酥由冰糖、麦芽糖融合红枣、花生、枸杞等多种坚果手工制作而成,拥有杏仁口味、芝麻口味、枸杞口味、腰果等8种口味,口感香酥甘甜。药膳酥可以作为零食,适量食用还能起到一定润肺、养胃、补血等保健作用。所以游客一到荡口,大包小包的拎回家,也是成为一种时尚。

【七】

是的,来荡口古镇多次了,今日的荡口镇已经写满了江南水乡的景致。密如蛛网的河道,精巧古朴的小桥,傍河而筑的老宅民居,镂花石板铺设的幽深小巷。新老当里的旧宅民居。私家园嘉遁园、乐榆园的精华,湖边胜景留下的江南才子吴门唐伯虎、祝允明、文徵明、沈周的诗词画作,都是价值连城的墨宝,烘托起别样的历史文化景观。

荡口的古迹,是小镇撩人的魂魄。徜徉在如此厚重的历史文化积淀里,令人不禁肃然起敬。谭荣富先生又告诉我:荡口古镇的开发还将围绕附近的鸿山泰伯墓、梅村泰伯庙、彭祖墩和甘露寺等文化古迹并进,将其塑造成具有独特旅游风格的风情古镇和具有国际水准的开放式博物馆。

荡口古镇,保留了江南水乡的历史原貌,恬淡地伫立在现代都市的边缘,犹如一位纯朴清丽的女子,散发出无尽的幽雅古韵和芳香,给每个游客赋予了更多的灵气,他是中国古镇开发的后起之秀,就像六月的红荷花艳压群芳。

走进荡口,看着美景,听着介绍,我不禁思潮起伏。我想,不久的将来,荡口古镇还将随着流水潺潺,风光秀丽的鹅湖而拓展更大古韵空间,灿烂的水乡文化像周庄一样,成为一幅充满魅力的、充满江南风情的美丽水乡长卷。啊,古镇荡口,你就是我心中最美的第二周庄!

0我喜欢

文章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