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君一诺,此生必许

| 发布者:苦谛 | 阅读量:2078 评论数:0 | 发表文章

夕阳中走出一对人,让人注意的不是两人的面容而是他们牵着的手,手并没有握的很紧,但却让人生出一种握的不紧你也不能使这两人分开。他们回头看了一眼,一起走过的路,欢声笑语,抑郁惆怅;唱不尽的歌谣,抒写不完的文字。一切都像一个完美又迷离的梦境。

一条老街,街上人来人往每家店面几乎都会有些顾客,唯独一家糕点店前没有一人。有个人走向了这家店,而旁边的人看到就在谈论。看,估计又是一个要空手而归的。是呀!那家店一个糕点居然要半吊铜钱,估计上辈子穷疯了。掌柜,请帮我包一下这几种糕点。买糕点的人声音清脆悦耳。而店里的人却没有响应,买糕点的人隐隐听到打鼾声只好无奈的又叫了几声。恩!你要哪几种呀!先说明我可不会给你便宜。声音中有种不满的意味。买糕点的人才看到这人的正脸长相也就比其他人要好看一些,值得注意的是眉毛很好看,只是身上满是一种慵散之气。而店主也回过神来揉了揉眼睛,看着眼前这位顾客,样貌很普通但却又有种道不明的气质,像莲花又像百合。两个人回过神都发现彼此间的注视,女子不好意思的将观察对方眉毛的视线移开;男子略硬厚着脸皮看着对方问道:姑娘你要的是这几种糕点吗?女子眼神瞥了一下便将视线又移开点了点头。店主便拿着香纸将几块糕点装起时,哦!我忘了和你说了我是王侯府的。店主耳边响起女子忽然醒悟的话。你早说呀!这几块糕点就不用浪费了还有这张香纸。话语中透着一股真心的心痛。实在不行我赔你好了。女子说出这句话时脸上露出心痛之色。看在你貌美如花的份上我就勉为其难的送你好了。话语略带调侃。真的吗?那怎么好意思。女子压根没有注意到店主话语中的调侃。没事,权当我额外赠送的。店主平淡说着。女子还想说什么但看到其眉毛间的山川想说的也变成了一声道谢。好了,你跟我来吧!订的那些还是鲜的。店主笑着伸出手邀她进去。女子跟着他身后,这时她才反应过来前面店主声中的调侃之意。店主走到一个架台前站住,但女子走神直接撞到了店主的背上 。啊!对不起我前面一下走神了。女子声音中带有一丝慌乱。店主看这她那窘迫之状笑了笑没说什么,他将东西包好递给女子,女子也将钱递给店主。两人互相接过,但视线都在对方手上掠过。女子和店主道别,店主也笑着回应。

女子走出店铺摇了摇头接着叹了口气,但脸上带着一丝回忆嘴上呐呐着:一个男人的手怎么和女子的手一样。说罢急急忙忙的向来时路走去。而与此同时店主也在店里嘀咕着: “手如柔荑,肤如凝脂”。哎呀!忘了问芳名了!也忘了告诉他我叫什么了。提到自己的名字脸上带有一抹笑容就好像这个名字让他很得意。紧接着又笑着摇了摇头:时间也不早了收工了!回家休息喽!

我说兄弟,这才一日没见你怎么成这个样子了。一个略微圆滚的男子站在店前问道。关你屁事,你要的东西都好了。店主声音中略带不爽。圆滚的胖子笑了几下准备付钱时突然听到店主问他昨天咋没来。说起这个事我就来气!昨天让两个人去解牛结果这两个居然被牛给顶了。说道这男子也忍不住笑了。店主也跟着笑了几声。男子走后,店主躺在躺椅上想到昨天晚上因为当天早上的事在那笑了半天,到最后居然有种兴奋感害的自己毫无睡意才搞成这样子。想着想着男子渐渐的睡着,时不时嘴角微微翘起不知道做什么美梦。不知道过了多久突然一声掌柜将他吵醒。谁呀!没看到我在睡觉吗?你要不买东西我…我…店主话语中满是不爽。那个我只是想把昨天的糕点钱给你。声音中带有一丝的歉意。店主抬起头才发现是昨天那个女子,诧异道:不是说不要了嘛!还有你怎么能出王侯府丫鬟不是没有外出事物时不能外出吗?那个女子听了回答她是陪小姐出来逛街偷空过来的。哦!原来如此呀!店主声中带有一丝恍然。男子正想问女子的名字时一个不和谐的声音出现了,小月,我可是找了你半天呀!话语中带有一丝的埋怨。店主看到这位突然出现在眼前的女子忍不住的转过身去,也没听见而那两个女子在说什么,心中只是暗道;麻烦真是麻烦。掌柜这位就是我家小姐,咦!你干嘛要转过去?小月诧异的问。店主只好无奈的转过来怯怯的笑了几下。接下来就听到一句带有惊讶的话:原来是你,当时我叫你站住你干嘛直接跑了。店主只能再次怯怯的笑了几下。小姐,你认识他!小姐点了点头。小月这就是我给你提过的救命恩人。救命恩人!这次轮到小月吃惊。接着三个人就这样互相问着,小月才知道他叫落子尘,而落子尘才知道小月叫叶月,而这位小姐叫王菀玥,这样就看出他父亲是位异姓王,不过听说这位王爷也是不久前才被封王。

想不到你太极那么厉害,糕点也做的那么好吃。 王菀玥诧异道。那是当然没有太极之功,糕点口感怎么能做的像我这么好。话语中不失得意。那你能不能给我们当场展示一下。小月眼睛微亮看着落子尘。落子尘两眉一挑;那有什么的,这都是家常便饭。于是两女看着落子尘将糕点材料都准备好开始制作糕点。王菀玥看到他的那些材料有点意外,因为那些材料虽然不是特别珍贵但是已经算是上等的了。嘴上嘟囔着:难怪卖半吊铜钱,半吊铜钱都算少了应该卖一吊不对是一两碎银子才对。叶月听了也忍不住驳了一句;小姐,你可是千金当然不心疼钱了!王菀玥听了并没有生气只是给小月讲了原因,叶月听了表情有点奇怪。落子尘听到她们在旁边嘟囔着什么问;你们在说什么呢!听到这句两女摇了摇头,开始专心看他制作糕点。就看到落子尘的手一会快一会慢,有时提醒他什么没加但都是听到五个字已经加过了。还没多久做好的材料就放到模具里,去将糕点弄熟。在用火的时候落子尘还在不停的鼓捣,说了一堆她们听不太懂的东西。叶月也不知道自己在看他的手还是他做糕点的动作都有吧!这双手真不应该是双男人的手,而且起码不是做糕点的手而应该是乐师的手。王菀玥听到小月的嘟囔脸上浮现出一抹怪异。到后面终于停下来后三人又是一阵的唠嗑,中间也有落子尘展现太极的表演。也有一些不好的话题,就是当问落子尘的父母时,落子尘只说了一句都死了,父亲马革裹尸还,母亲则是一病不起;而自己是跟了爷爷学了太极和祖传的手艺。落子尘的话很平淡,只是两女都能听出其中的痛。天不知不觉就快要黑了,两女提着做好没多久的糕点与落子尘告别,叶月走的时候回头看了一眼,表情尽是说不出的意味。王菀玥脸上怪异之色越浓。

每当落子尘自恋的想着或许这是有缘无份吧!但小姐总是带着小月出现在他面前,于是两人往来的时间多了起来;三人经常外出游玩,虽然路途上游玩时总是出现一些不和谐的事情,但是有落子尘在还是没有意外的。路上落子尘越发的喜欢上小月,喜欢她像月般的幽静,喜欢她像莲花般的气质,喜欢她……或许当一个人喜欢一个人时他/她的好是说不尽的,而当一个人不喜欢一个人时他/她的那个地方都觉得遮掩视线。而王菀玥也听小月说落子尘的次数慢慢的上升,甚至到了几乎没说到几句闲话便又提及到他。但王菀玥知道虽然她和小月情同姐妹但是在王侯府中却将上级下级分的很严,两人真的走到一起很难;她并未提醒小月而是自己想默默地帮助他们,只因这是小月的幸

游完之后,她偷偷的和落子尘谈了一番,她告诉他如何利用自己的优势去将自己店铺做大并告诉他她会尽力帮助他。落子尘也说了自己的想法,王菀玥听了十分的惊讶落子尘将自己优势和以后如何去做讲的十分的清楚。他许诺三年必定去王侯府迎亲。王菀玥听了不知道说什么最后只是叹了一声。

下 落子尘和小月告别,他告诉她他喜欢她,小月听了脸上微红但眼中的欣喜却是掩盖不住。当落子尘告诉她他的决定时小月先是楞了一下,然后又是坚定的告诉落子尘:三年我会等你,哪怕是四年五年……落子尘非常的高兴:不用那么久,三年之后我一定会回来的,回来……两人就这样互相许下了诺言。桃树的磐石上刻着"桃花为盟,枯草为冠,与妳一诺磐石”。

落子尘虽然计划好了如何扩业但是路上的艰辛还是超过了他的想象,第一年计划顺利的进行着可是不知道得罪了谁的利益一下子所有计划崩盘不得不重新来过。这件事对落子尘打击很大,大到“”磐石“有转移。再王菀玥的帮助下他才又有了卷土重来的资本,他觉得再在此地建业是没希望了,只好改了名字离开故乡去往别处。在新的地方他并未急着创业,而是去靠自己的本身去让地方官欠自己人情然后在互相交好 ,他帮地方官将地方山贼清剿而此间有几次也是触到了鬼门关。也因为那几次使得地方官与他交情很好,之后他的店铺在地方开遍。当然地方官主要是以军部官为主,毕竟军部官员都是平定祸乱的。

就这样落子尘虽然中途有些亏损但是好在他店铺已经算是遍地开花,离三年之期还有半年但是现在格局已定只要其中不出偏差应该足够完成诺言了或许超出了大部分。落子尘有时又会自嘲自己当初决定不会用次等材料做糕点现在却因为让更多百姓能够去买而不得不这样做当然也有上等材料做的只是相对少是针对那些富贵人家,接着又是材料搭配问题一个人的精力总是有限的,他只好在不使味道 出现太多偏差的情况下将配方交给信得过的各个管事人手里。

啊!我回来了。一个男子站在城门口感叹。而这男子显然就是离故地两年的落子尘。先给小月送封信去,让她知道我回来了,这么多年也不知道她还好吗?不过现在应该找家客栈住,以后再看小月想在哪定居。落子尘欣喜的想着。 落子尘拿着信走到王侯府门前,门前就是两尊大狮子而门两旁又是一副用金子打磨的对联,门上挂着皇帝题的字。那个人瞎看什么呢!不知道这是王侯府嘛!看门的人叫道 王侯府谁不知道呀!我来是想请两位大哥给人递封信。落子尘笑着道。 两人谁都没说一句只是上前准备哄落子尘走。还没走到落子尘面前两人的脚步停止了,我知道麻烦两位,这两块金子算犒劳二位的了。落子尘笑道 两人中争先恐后道:这有什么麻烦的,哈哈举手之劳。小事一桩,不知道这封信给那位呀!落子尘一一告知,待他们将信送到后便回客栈了。路上想到这两个人又不禁想到小月,只不过是个看门的居然那么高傲,还是我家的小月温柔平和。转头一想又为自己的对比付之一笑,怎么能拿小月去比,她马上就要是我妻子了。想到这又忍不住的笑了几声。

第二天落子尘的门被敲响了,没人回应敲门声渐渐大了起来。谁呀!还让不让人睡觉了!落子尘不耐叫了一声。我是小二,客官您需要早饭吗?小二忙解释道。不要不要!不要再来烦我!落子尘叫道。可没过多久敲门声又响起来,落子尘不满的拍了一床起身。猛的一开门还没看清是谁便叫道:不是说了不要嘛!你怎么还来。你一大早发神经呀!传来的不是小二的声音而是一个女子的。落子尘听了赶紧揉了一下眼睛才看清眼前的人不正是王菀玥嘛。小月呢!为什么小月没来。落子尘急忙道。小月去买早饭了!猜到你睡过头了。王菀玥不满的解释了一下。

落子尘听了急忙跑进房洗漱将乱的不成样子的头发整理整齐,整理完后又过了一会儿还是没见到小月回来,落子尘忍不住的又问了一句小月咋还不回来。王菀玥淡然道:急什么,人又不会丢。过了一会落子尘终于见到小月,忍不住直接冲过去包住了她,小月先是愣了一下然后微红的脸上露出高兴的笑容。王菀玥等了一会见两人还在拥抱忍不住叫道:你们两亲热够了么,本小姐快饿死了。听到王菀玥的喊叫两人才回过神来,三年的离别有千言万语也道不尽。三人坐在桌前慢慢的聊了起来,落子尘先是对王菀玥表示了感谢,紧接着就是落子尘的自述了,自述完了之后就到了中午,落子尘拍着胸脯保证到他请客去吃顿大餐。两女看着那滑稽的样子都笑,叶月看着三年未见的落子尘,看着他现在面带笑容的炫耀,又想到他三年来的拼搏心中感到高兴又心疼。他的眉毛依旧,只是那双常被自己嘟囔的手有了一些茧的出现。像他本人一样懒散之气一去不回,取而代之的是本身的成熟。

落子尘带着她们到了都城最有名气最高档的酒楼,点了许多招牌菜最贵的都有十两金子。叶月就点了几个便宜的便不用了,而王菀玥却毫不客气的点了许多名菜嘴里还嘟囔着:还没进别人家门呢!便懂得替人家节省了。叶月听了顿时脸红了起来。落子尘开心的大笑了几声。吃完就是谈如何迎娶的事了,落子尘说了一个日期,两女都诧异问其原因,落子尘说那天是他的成人礼,到时家成业也早已立了岂不美哉。

日子转瞬即逝,落子尘去王侯府见了靖王,提出了要替叶月赎身去掉其丫鬟的身份,靖王想着叶月就是从府外买来这时有人替其赎身也就有些答应的意味,毕竟自己也不会亏什么。就在其准备答应之时突然一个下人跑上前来和王爷不知道说了些什么,靖王突然翻脸,任凭王菀玥怎么样劝说都于事无补。落子尘慌了他并不知道那个下人说了什么,只知道自己应该要做些什么不然无可挽回。他立即道:我愿用我所有资产,只求您能放叶月自由。但靖王还是没有说什么。落子尘直接瘫坐在地上,王菀玥见了又是想劝说几句或者问清原因,但却被靖王叫人把她带回其房间。落子尘双眼通红的看着靖王内心有种声音鼓动他叫他挟持靖王,落子尘紧紧握着拳头到后面还是将手松开,平静的看了靖王一眼。既然靖王不肯,那我也不能做些什么。话语平淡的让人忍不住打个冷颤。靖王看到这一眼心忍不住的颤了一下,在落子尘要走出大堂时身后传来一句叹息。落子尘怪只能怪你得罪了某些人,即便我是王爷但其实说好听是王爷其实只不过是退休了的将军而已,甚至连平北将军的权利都没有。落子尘听了并未回头继续向外走去。到了王府外他看到了叶月和逃出来的王菀玥,他走到叶月的面前说了声对不起,是我的缘故害的我没法将你带走。说着他眼睛忍不住的流落几滴眼泪,叶月替他抹去泪水只说一句:我说过我会等你,不管会过多久,不管是……落子尘听了紧紧的抱着她,只说了一句等我,又拜托王菀玥照顾小月,便转身离去没走几步停下来留了一句若实在等不到便不必等了。说罢越走越远直到看不见背影。他并未告诉她时间,他不是不会回来,而是他怕他回不来。

0我喜欢

文章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