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花时节

| 发布者:苦谛 | 阅读量:1146 评论数:0 | 发表文章

再见不知是何年,分别早已成定局。

只怪当时少轻狂,勿尝相思了无意。

额,见到了该怎么打招呼呢!一个男子喃喃自语。你长不长眼睛,会不会走路。一句刺耳的声音响起将他的思绪打断。男子回过神来连忙说了几句道歉的话语。那位路人一脸不爽的越过他嘴里还吐一句;晦气!男子并没有因此而让他兴奋的情绪流失一点。男子满脸的期待了,一路就像小孩子得到最想要的东西一般蹦蹦跳跳的。

男子走到一个广场四处张望,失望在脸上一扫而过。叹了一口气暗暗自嘲了一句有点兴奋过了,但是真的静的下来吗?男子还是忍不住的苦恼喃喃着;难道我看错时间了!看了一下手上戴着的表,自己居然早了一个小时把分针和时针看反了……既然都出来了也不可能回去,男子只好无奈的在广场周围的胡转悠,才转悠没多久男子便没了精神,在一个椅子上坐着,看着这顿时安静下来的广场。慢慢地男子打起了瞌睡,男子面对汹涌而来的睡意没撑一会儿便睡着了。

广场渐渐热闹起来,各式各样的娱乐机器开始营业。一个女孩大步的在广场上转悠,都瞅瞅西看看好像是没找到自己所想的眉头微皱嘴上嘟囔着:说好的不会比我晚来,结果现在人都不知道去哪了。嘴上虽然这样说着,但是步伐并未因此停止。嘿,小伙子你这样睡着舒服吗?男子耳朵旁响起一句老气却又带有一丝稚嫩语气。嗯?!男子从潜睡中将意识拉回来。睁开有些迷糊的眼睛看了一眼,先是愣了一下,紧接着猛地站起来结果精神一恍有坐了回去。哈哈,夏语轩你是一上来就给我表演的吗?一个女孩的声音响起。男子听了撇了撇嘴道;秋慧琳,你难道不知道睡觉一下子起来会头晕吗?秋慧琳听了略微翻个白眼:不知道。还有说好的比我先到!结果呢,变成我找你! 夏语轩听了露出一丝的尴尬打了个哈哈;那个我真的先来的,但是吧实在太无聊我就坐了一会谁知道……说着便又不好意思的嘿嘿两声。

秋慧琳哼了一声。夏语轩也不知道说什么好,毕竟他说的是实话呀!秋慧琳:睡得可好!夏语轩无奈道:你觉得谁靠着睡能睡的好,而且还是块木头……只见秋慧琳的脸色慢慢的变沉。立马转移话题道:嘿嘿,害你满广场找我累不累呀!我给你去买瓶水?秋慧琳说道:你这么一说也感觉有点渴,一起去吧!夏语轩哪还敢说什么。一路上说说笑笑,不一会就到了商店。夏语轩道;你在这等我,我进去买就好了。秋慧琳也没觉得什么点头答应。夏语轩进到商店叫阿姨来两瓶水,正准备结账时。突然冲进来一个男子也就比夏语轩大几岁,他急冲冲的拿了几样东西放到店主柜台前叫着结账。夏语轩道:我先买的!你怎么能这样。那名男子横了夏语轩一眼道;你不是还没拿钱吗!说着自己从兜里拿出钱递到店主手里。店主也没说什么只是赶紧找钱,夏语轩沉默也没说话只是等着男子将账结完。夏语轩一边走一边在心里安慰道:小事别去太计较,反正也不会再碰到。秋慧琳见夏语轩出来:买瓶水也这么慢,你在干么呢!夏语轩打了个哈哈什么也没说。

现在干嘛呢!两人一起聊着一边走着。要不看谁能出来玩?夏语轩试着问

秋慧琳摇了摇头。夏语轩道:要不我们打电话叫同学出来玩?秋慧琳点了点头。

两个人都知道许久不见的热情在相见之后的几句问候中便慢慢的淡了,准备说的千言万语也只剩了沉默,还不如叫别人出来玩。各自打通了要邀请的人的电话。拨打完后两人各自询问会心一笑,叫的都是两个人都挺熟悉的同学。没等一会便又一位同学到来。

李英!这里……夏语轩见到他热情的打招呼。唉!我还以为我第一个来的呢!没想到妳来的比我还快。李英略带发酸的说 秋慧琳听了笑道;我本来就和他在等你们,你算第一个来的了。李英听了楞了一下接着拍了一下手看着夏语轩道;你和她出来玩,还要叫个电灯泡出来,不带你这么虐的。夏语轩尴尬一霎才道:又不是只叫一个……。秋慧琳见李英有些呆滞忍不住打断夏语轩的话语道:你想多了,只是好久没一起聚一下就……不是你想的那样。夏语轩在旁边直点头。

谈笑过后没多久人几乎到齐了,大家互相热情的打着招呼。

夏语轩咳了几声才道:我们现在干嘛呢!大家议论纷纷仍是没有同一的意见。夏语轩才道:要不去打乒乓球,我们以前经常打现在我都有些手痒而且这没多远就有个体育馆,器材也有。大家想了一下便同意了。但是打球的时候大家哀怨纷纷,夏语轩对待其他人真是一有机会便扣杀,而秋慧琳时还偏偏吊球。秋慧琳也意识到说:我不需要你让。夏语轩立马一脸的认真但心里却在碎碎叨叨,没想到秋慧琳发了一个刁钻的球仓促之下球高高的被打过去,夏语轩心想应该扣不上吧!结果……旁边的同学都拍手叫好,夏语轩苦笑不已。秋慧琳冲他露出一丝搞笑的表情。

打了一个小时多,大家买完水找了一个地方聊天。等到休息的差不多,大家又准备去KTV唱歌。秋慧琳看着夏语轩,她不知道他会去吗?那次也就只有他没有去,独自一个人走在回家的路上。夏语轩没有说什么不知道想着什么,嘴角闪过一丝苦涩。夏语轩你发什么呆呢,你去嘛!同学中突然有个人询问着。夏语轩脸上露出一丝释怀的表情点了点头。秋慧琳笑了一下他没看见。

来到KTV大家掏钱开了一个中包,当然许多人都没带包也就不能偷偷带喝的吃的进来,只能在这里买了。大家都点完歌后,一人在哪里唱另一些人聊着天吃着东西,等到大家都几乎唱了一遍。李英突然说道:夏语轩你怎么没唱呀!大家都唱了就你在哪不唱多没意思呀!夏语轩正喝着东西看着他们娱乐被这句话拉回神来。其余人听到李英这样说才意思到纷纷接着劝道。夏语轩朝某个角落撇了一眼,然后又想了一下才点头去点了几首又打乱顺序。夏语轩点完准备回去坐着等,却没想到 李英把他的调到第一个。无奈的结果麦克风,点的这首歌薛之谦《你还要我怎样》,他唱的并不出众,但是歌声里的感情却那样让人感动。

思念在逞强,不肯忘。 怪我没能力跟随………… 越越被动,越要落落大方。

一首歌完毕后,大家都鼓掌尤其是李英叫着:唱的不赖呀!说话的时候手再点歌机上又把他的歌往前调。 夏语轩瞪着眼睛看着他。李英只是努了努嘴,夏语轩看了一眼也就没说什么。 仙剑奇侠的《一直很安静》曲调很平缓舒心,大家都听着哼着。

我们的爱情,像你路过的风景,脚步却从不会为我而停………………原来缘分是用来说明,你突然不爱我这件事。

大家都被这首歌的感情所触动,有些人不知道想着什么,有些人在张望着。秋慧琳默默地坐在那里,手拂过眼角。后面的事情变得让他人哭笑不得,有人聊微信不知道说着什么动人的话语,有人更是唱完一首情歌便当场向在现场的暗恋的女孩表白。夏语轩仍然独自的坐着只是眼睛总是装作很自然的瞟望。快乐的时光总是短暂,大家一一道别,顺路的结伴走,有关系了的人相伴着走,也有人潇洒的招手打车。

夏语轩看着仍然站在原地的秋慧琳道:也挺晚的我送你吧!秋慧琳只是沉默的点点头并没有说话。两个人就这样静静的走着,夏语轩几次想开口说什么最后还是没有说出口。秋慧琳本来走的好好地,结果却向后退了一步。两个人同时回过神来,抬头一看原来是撞到一个手抓着酒瓶的男子又不小心踩了对方一脚。秋慧琳礼貌的向他道歉时,夏语轩忍不住拂了一下头这不就是那个抢着付钱的那个男子吗? 想着道歉应该没什么事的时候,对方却道:道歉有什么用!要是道歉有用****** 秋慧琳知道先是自己不对无奈道:那你想咋样。男子道:你帮我把鞋子擦干净。秋慧琳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夏语轩往前一步说:我帮你擦干净可以吧!男子看了一眼他道:又是你这个傻逼,你喜欢帮人擦鞋好呀可以呀!秋慧琳复杂的看着夏语轩。夏语轩想着赶紧了事。却没想到他刚蹲下时,男子一脚踹在他肩上嘴上还说:擦呀!让你多事。秋慧琳看了转过身狠狠推了男子一下然后走到夏语轩身旁:你没事吧!痛吗?接着转过头大声对着男子说:你这人咋这样,太过分了吧!****在夏语轩记忆中不骂人的秋慧琳却爆了粗口。男子听了气急推了秋慧琳一下,接着一只手向秋慧琳呼来。夏语轩见状连忙将秋慧琳拉到身后但是那一巴掌打在了他的脸上,他只觉得自己半张脸消失了。脸上火辣辣的感觉让他忍不住的手向男子脸上招呼过去,紧接着一脚踹在他腹部。男子一时没站稳摔在地上,男子顿时火大拿着手里的酒瓶向夏语轩砸来秋慧琳忍不住在一旁惊呼,夏语轩那手将它招架住但是手上的刺痛让他忍不住咬了咬牙。男子另一个手向他脸上招来,夏语轩仓促的抵住,却没想到被对方一脚踹中腹部,夏语轩倒在地上,秋慧琳急忙过来扶对着男子叫道;我帮你擦,能不能不打了。夏语轩抹了嘴角的血站起来看着秋慧琳:现在说这个没用他只会更加过分,他妈的看看谁今天有血性。男子听了嘲笑道:逼娃子,还血性,毛齐了没。夏语轩又一次的冲上去,男子拿瓶子砸来,夏语轩拿手抵住没等男子动手,便拿嘴咬在他手上。男子怒急另一只手狂打在夏语轩背上,夏语轩咬的更紧。男子抓瓶子的手终于松了,夏语轩乘机将酒瓶抢过转头便将它砸在他招来的拳头上然后退后一步。男子还想向前时,夏语轩却将酒瓶砸在旁边的石头上,本来圆滑的酒瓶现在却面目狰狞。男子止步,夏语轩冲着他叫道:来呀!男子看着夏语轩红红的眼睛,不敢拿自己身体性命开玩笑,男子指着夏语轩说了几句狠话便捂着手臂逃离现场。一直看热闹的路人,也只是看着没有人出来帮衬一句,就像男子怕这个酒瓶一般,事情结束后大家又默然无事的走开。

秋慧琳眼睛红红的哽咽着:你没事吧,要不要去医院看看。夏语轩吐了口血沫喘了几口气道:没事,走吧马上就到你家了。今天的事没吓到你吧!秋慧琳摇了摇头仍是劝道:你还是去医院看看吧!夏语轩坚持道:不用,马上都吧你送到家了,还让你陪我跑去医院一趟我努力不就白费了。秋慧琳听出他语气里的妥协便点点头。这一路秋慧琳仍是不语,而夏语轩却道:有首歌叫《有没有这样一首歌让你想起我》,我没有这样的一首歌,但是今天我却知道有这样一件事能够让你记得我,或许它并不是那么值得记住得事。秋慧琳听了也不知道说什么好只是急着向家走去。夏语轩一路上哼着这首歌与之前一点都不一样。

秋慧琳到了家楼下对着夏语轩说:谢谢,虽然发生了不愉快的事,但是我一定记得你,因为你是我心里在乎的人。夏语轩听了笑了挥着手向她道别姿势若红尘客。夏语轩没走几步便忍不住的龇牙咧嘴,在马路上打车回家。到家老妈见儿子龇牙咧嘴的便问怎么了,结果不问还好一问吓了一跳,儿子背上青一块紫一块,手上又有一块淤血。老妈嘴上教训着儿子又一边问儿子怎么弄的,儿子只是回答打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当妈的能信才怪一边帮他擦药一边又教训着,儿子却一边喘气一边打哈哈道:我这样救那个女,她是不是应该和电视里一样以身相许呀!就算不以身相许那和我相伴不走好不好!老妈听了忍不住笑打了儿子一下,换来的是儿子嘶嘶声

最后的最后我仍是没有说出口,我和她就如我们俩的姓一样,秋天与夏天可以相遇却不能为伴。我是你在乎的人,但你却是我所在乎,又放在心房的人。爱过你很值得 我不要你怎样 没怎样 我陪你走的路你不能忘 因为那是我 最快乐的时光。爱夫子忆:回忆之余、心如刀割…而我又是有多么的坚强才会对这些念念不忘,又是有多么的痴情才会守候在这里。

如果有人问我怎么那么……我会说只不过刚好伤心不已,只不过刚好决定放弃,只不过刚好忘记哭泣,只不过刚好遇见你。

0我喜欢

文章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