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假郑公正

| 发布者:飞翔∽悟√ | 阅读量:1101 评论数:0 | 发表文章

郑主任者,郑公正者也。

郑公正已过不惑之年,是歪子镇中心校的政务主任。他身材矮胖,顶多一米六的个子,好像打娘胎里出来只会横着长、不会竖着长,他的脑袋特别大,肥头肥脑的,经常腆着一个大肚子,走起路来横梁八叉的,两只粗短的胳膊有节奏地左右摇摆、一甩一甩的,和那两条粗短的腿极为对称,活像一只企鹅、又像一只癞蛤蟆。

常言说得好:“好汉没有好样妻,赖汉娶个娇滴滴。”郑公正这个“癞蛤蟆”却偏有艳福,有一天,他还真能吃上天鹅肉。

话说这镇上有个大美,名叫张丽美。她原本是供销社的一名售货员,高挑的个子,至少在一米六五以上,真是瓜子脸、杏核眼,面赛桃花唇含红。她嘴角有一颗美人痣,两个小酒窝似笑非笑,尤其是她那条又粗又长的辫子扎个蝴蝶结,能甩到屁股后下边,特别惹人眼,因其模样俊俏、当姑娘时就和供销社的主任有一腿,并且还流过几次产。后来,供销社倒闭了,主任就把镇上黄金地段的门面房指给了她,开起了小超市。

当年,张丽美的流韵事早就在镇上传得沸沸扬扬,这个狐狸精没人敢娶。却偏偏让这个郑公正拣了个便宜,真是土行孙相中了邓婵玉,武大郎要娶潘金莲。

郑公正原本不姓郑,姓袁,叫袁文才,上学时,不务正业,文才并不好,同学们戏称他为“原无才”。特别那位郑公正更是瞧不起他。袁文才脸皮厚,也不在意。他头大脑子足。因其成绩不好,阴差阳错地顶替了人家郑公正的学籍,于是乎:“小子无能,改名埋姓。”他就成了名副其实的郑公正了。而真正的郑公正后来升了高中、考上了师专、毕业后分配到歪子镇中学教书。那一年,县里招聘学校厨师,袁文才他爹通过疏通关子,交了三万块,进了师范短训班,后来就成了一名工人身份的正式老师。他本不会教书,他爹老袁又给镇教办室主任塞了五千块钱,分配到歪子小学当了总务,搞些后勤、安全之类的杂活。命运偏偏捉弄人,后来那位真的郑公正因顶撞了校长和教办室主任被贬到歪子小学教书。真是冤家路窄,于是歪子小学出现了两个郑公正,真郑公正个子细高,假郑公正个子粗短。老师们为了便于分辨,真的称高郑、假的称低郑。低郑心想,不是冤家不聚头,想当年,曾几次三番羞辱我。今犯我手,有你好果子尝的。高郑想要笤帚、灰斗之类,低郑总是推托说没有,做饭用电磁炉被低郑发现了赶紧把电掐断,逼得高郑没办法只好买了液化气罐做饭。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此一段按下不提。却说那假郑公正已届“而立”之年,他爹老袁也曾为他张罗了几门亲事,假郑公正都看不上眼,偏偏有好事找上门来,“剩女”张丽美正想找一个能吃“商品粮”的人,于是经人撮合,张丽美也不嫌弃他的相貌丑陋,就委屈地嫁给了这个矮挫

婚后,张丽美也不在意他,反正“相好的”多的是,供销社倒闭后,张丽美一脚把供销社主任踹开,另攀了高枝,与当时的镇长扯上了关系,拜为“干兄妹”。郑公正也自渐形秽,总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谁知这位镇长大人颇有神通和官运,从镇长升书记,又从书记升副处,一路高升,后来升至县政法委书记,成了县委常委。这位常委大人虽然进了城,却一直和这位干妹妹藕断丝连,总是隔三差五的在宾馆开房或开车到野地里搞车震。经不住干妹妹软语温存、枕头风吹,这位常委大人自然要报以桃李,于是就和县教育局长打声招呼,假郑公正摇身一变,由一名小学技工成为歪子镇中心校的政务主任。(注:此时的教办室已经改为中心校)

政务主任的官有多大?顶多也就是个副股级,别看他官职不大,却掌管着全镇几百号老师的人事档案,教师的工作调动、晋升职称、考勤,什么的他都管。每年10月份,是老师晋职称的时候,老师们为了能尽快晋职称都提前要给镇中心校的几位评委送礼。而政务主任主抓此项工作,绕开他这个门坎谁也过不去。所以,送礼的人络绎不绝,只差没有踏破了他家的门,一位女老师竟亲自送货上门到中心校机关郑主任的住室,事后,那女的晋了级,他男人升了小学校长。可能是窗帘没拉好,被人发现了,为此,有人形象地编排他,男人求像他这样的领导,他会说:“你怎么不提钱(前)来说呢?”女人求他,他会推托说:“工作很忙,日后再说。”这位郑主任凭借自己手中的权力,很快由小学二级教师升到一级,不到十年,就升到中学的最高级别——中学高级教师,而那位真正的郑公正虽科班出身,却因不肯送礼,到如今还是中学二级教师,与假郑公正相差二级。真郑公正逐渐被人遗忘、假郑公正却声名鹊起、成了全镇教育界的红人,“真做假时真亦假,假做真时假亦真。”假郑公正不但名字取代了真郑公正,而且比原来的郑公正还要真。

春风得意的“郑公正”于是神气起来,他经常梳着大背头,摇晃着他那肥得臃肿的大脑袋,挪动着他那肥胖的身躯,甩着那像企鹅翅膀一样粗短的胳膊,颇有点趾高气昂的样子。原来花枝招展的张丽美也因为人老珠黄、人气衰败,对这位看不上眼的老公也逐渐刮目相看了。每当老师们送礼过后,张丽美总是撒娇地撇着小嘴说:“要不是老娘当初会使手段,哪有你鳖娃的今天?”郑主任肚量大,总是半开玩笑地说:“小骚货,你不看我头上的肉都是你给堆的?”真是夫唱妇随。郑公正喜欢摆阔,到学校检查工作总要带着几个随从,走过去,老师们总是小声说:“郑公子驾到,看那鳖形,人模狗样的……”

一天,县教育局来了6个人到镇中心校视察学校师德师风建设,郑公正责成中学校长在学校操场隆重地布置了会场,镇中学的全体师生都参加了大会。在欢迎致辞中,郑公正拿起学校为其准备的讲话稿,对着麦克风先“吭吭”两声亮亮嗓,接着朗声念道:“今天,风和日丽,丹桂飘香,我们有幸迎来教育局领导一航(行xing)6人位(莅li)临我们歪子镇视察工作,让我们……”郑主任话音未落,顿时,台下老师们哄笑起来,紧接着,又“热烈地”响起雷鸣般的掌声。教育局的一位科长一看这势头不对,赶紧对中心校校长耳语了一番,台上的领导们一个个面面相觑,露出了一脸的尴尬和无奈。镇中心校校长生怕这位郑主任又闹出更大的笑话,赶紧移过话筒,又进入下一道会议程序……

郑主任喜欢到学校检查工作,检查师德师风、教风、学风和教师们的政治笔记。因为一可以摆阔气,二学校免不了要热情招待。但有一次却出现了例外……

那一天,郑主任又带着镇中心校政务组一班人来到歪子小学检查工作,校长因忙于布置期中考试,无暇给他们倒开水,而那位真正的郑公正虽然临时接了学校政务主任之职,见了他唯恐躲之而不及,于是冷了场,待校长忙完回来,郑主任一脸的不快,拉长了脸说:“你们学校是怎么搞的,连起码的接待意识都没有?你们的政务主任、教导主任都干什么去了,中心校政务组来了,要对口接待,快去把他们叫来!”校长一边倒茶一边陪笑道:“他们都有课,正在上课。”这事不能就这样不了了之,事后,镇中心校还真的下发了通报,批评歪子小学师德师风有问题。

这件风波过后,其它学校再也不敢慢待这位郑大人了。听说他要到哪所学校检查工作,那所学校的校长都“特别热情”,事先为其准备好了水果、瓜子、口香糖之类,还有他特别爱抽的大苏烟。并在LED屏幕上打上滚动字幕:“热烈欢迎郑主任莅临我校检查指导工作!”对于真假郑公正,有好事的老师们以《搞乱了》为题编了一个顺口溜发到微信上:

大棚把季节搞乱了,

小姐把辈分搞乱了,

影视剧把历史搞乱了,

美国把南海搞乱了,

假的把真的搞乱了,

歪子镇把郑公正搞乱了。

恶人自有恶报,前不久,这位郑主任带领教师进城搞教研,又故伎重演,要和一名女教师开房,对女教师动了手脚,遭到反抗,事后女教师报了警,网上流传《XXX一位副校长强行搂抱女教师还要求开房》为题予以曝光,事后,县教育局做出了处理,开除了他的公职。

0我喜欢

文章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