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人”梁仓娃

| 发布者:飞翔∽悟√ | 阅读量:1000 评论数:0 | 发表文章

梁仓娃已是四十开外的人了,精瘦精瘦的,“一分为二”的偏分头经常梳得油光发亮,嘴上留着一撮小胡子,脚上一双黑皮鞋擦得锃亮锃亮,走起路往往一条腿抬得很高,迈着颇为斯文的“八”字步,别看他瘦小,由于他走路的姿势不是很标致,好像三条大路都不够他占用,因此,在街道上,在人流拥挤的地方,小轿车见了他都会“嘟嘟”地响两声,也不管是针对他还是针对别人,梁仓娃也似乎都认识,总是快步上前哈腰点头、招手致意,转过身,一般平头百姓给他打招呼,他最多只给你“嗯”一声,或者抬起胳膊在头上做了个很标准的后拢姿势,脖子一伸一缩的,似乎在向周围的人示意,你们瞧,我梁仓娃多有出息。接着又颇为得意地迈着“八”字步走开了,人们望着他远去的背影,总是撇撇嘴:“哼,猪鼻子里插大葱,装象!”也有人发出感叹“唉,如今老鳖都成精了,小仓娃也风光了”。梁仓娃的确风光了,城里私人会所有他的身影,乡下农家小餐馆有他的笑声,甚至方圆上百里哪里有赌场,哪里有钓鱼池他比谁都清楚。

梁仓娃的风光源于他十年前遇到了一位“贵人”,那一年,他守寡多年的母亲患糖尿病死了。为了不让老娘化,就在一天夜里悄悄地偷埋了,“头七”没过,就有人举报,那天下午,镇上来人找到梁仓娃,领头的是镇民政所长王二麻子,王二麻子一横肉,胖大胖大的腰板,一条腿比梁仓娃的腰还要粗,王二麻子拎起梁仓娃瘦小的胳膊,像老鹰抓小鸡似的拉到背场说:“梁仓娃,你看你娃子办这叫啥事儿,你妈死了也不给老子打一声招呼,给叔吱一声,啥事能摆不平?你看,上边民政局已经知道了,一会儿火葬场车就要来了,漏子捅大了不是,你说这事是公了还是私了?” “私了,私了,王叔,侄儿一切听叔的。”梁仓娃低着头俯首帖耳地站着,像待宰的羔羊。其实,王二麻子也不比梁仓娃大几岁,因为人家是镇里的领导,再加上王二麻子人胖,略显老,所以梁仓娃叫王二麻子叔。

王二麻子对着梁仓娃耳语了一番话后,梁仓娃紧跑慢跑到代销点用颤抖的双手抱过来一摞子烟递到王二麻子手中,王二麻子顺手给来人每人扔一条,摆摆手说:“算了,算了,梁仓娃怪可怜,人已经埋了,咱们就高抬贵手吧。晚点火葬场那边我去交涉。”所长已经发话了,其他人还有啥说的,于是,他们极不情愿地拎着一条烟走开了。

那天晚上,王二麻子留下了,是梁仓娃执意要留下的。他的老婆张翠花特意张罗了几道拿手的菜,席间,王二麻子说:“仓娃,下午咱们爷儿俩可说好的,这事要搁别人至少得五六千元,看在咱们乡邻乡亲的份上,免去三千,我还要去县民政局交差呢,你可不能让叔为难哟!”梁仓娃也点头称是,一副很为难的样子,正在这时张翠花从灶房里端着一大盘热气腾腾的黄焖鸡进来了,嗲声嗲气地说:“叔,你爷儿俩只顾说话呢,也不吃菜,来,这是侄媳妇特意为你准备的柴公鸡,赶紧趁热吃吧”。王二麻子眯起眼一瞄,小蛮腰,柳叶眉,杏胡眼,面赛桃花,眉目含情,真是“酒不醉人人自醉,花不迷人人自迷”,王二麻子只顾看张翠花那张瓜子脸,也忘记了用筷子夹菜,顿时空气像凝固了一般,灯光下张翠花也赶低下头,抿着一张小嘴羞得两颊绯红,梁仓娃似乎也看出了门道,为了打破这尴尬局面,赶忙端起了酒杯,“叔,你侄媳妇拙手笨脚,惹你老人家见笑,来,侄儿先喝为敬。”说着,梁仓娃端起酒杯直往嘴里灌,梁仓娃本不会喝酒,他紧闭着眼,纵着鼻,龇咧着嘴,顿时泪水、酒水和着口水直往下巴底下淌,王二麻子用筷子捣着梁仓娃满脸堆笑地说:“你看你娃子那个熊样儿,喝点酒像羊喝尿似的”。三杯下肚,梁仓娃已是东倒西歪了,他要出门解手,趁这工夫,张翠花赶紧凑上前给王二麻子夹菜,王二麻子顺势在张翠花的大腿上狠狠地捏了一把,张翠花感觉有点疼,就轻声地“嗯”了一声。

酒足饭饱之后,王二麻子怀揣着张翠花从箱底下拿出的2000元钱打着饱嗝走了,梁仓娃已经醉了,张翠花搀扶着王二麻子送出了好远好远……

从此,梁仓娃和王二麻子算是有了交情,梁仓娃有啥难事,只需给王二麻子打声招呼,就没有办不成的事,梁仓娃也知恩图报,村里或集镇上谁家死了人想偷埋,他就赶紧去给王二麻子报信,于是他成了王二麻的“线人”,当线人自然有好处,王二麻子会经常给梁仓娃一些好处费,于是,镇上人谁家有病重的老人遇见了梁仓娃就像见了瘟神,唯恐躲之而不及,而梁仓娃则像寻食狗一样,嗅觉很灵敏,谁家死了人,他总是主动前去忙上忙下,又是帮着找冷棺,又是忙着请戏、请电影,赶都赶不走,背地里人们总是骂他:“哼,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生个娃准没屁眼”。果然,凡是他到场的丧事,没有一个能蒙混过关的,或火化,或罚款了事。

王二麻子也成了梁仓娃家的常客,经常去喝个小酒,顺便给梁仓娃的孩子们带些点心、糖果之类什么的,自然少不了张翠花的热情款待,一天梁仓娃外出找“线索”回来晚了,屋内已是黑灯瞎火,正要敲门,忽听屋内传来男女混合的喘息声,仔细一瞧,王二麻子的摩托就停在附近的桐树下,他屏神静气,大气不敢哈一声,不大一会功夫,电灯亮了,王二麻子像公猪一样哼哧哼哧地起身穿衣服,门开了,王二麻子正要迈出门槛,却被梁仓娃堵了个正着,妻子张翠花衣冠不整,头发蓬松,面容憔悴,梨花带雨,猫叫春般“委屈”地哼唧了两声,王二麻子一看这情景,吓得赶紧倒退到屋内,腿一软,扑通跪下了,梁仓娃双手卡腰,颇有点威风地站在当堂:“王二麻子,你说这事是私了还是公了”,王二麻子连忙点头说:“私了,私了,你咋说,叔都依你!”梁仓娃顺势在王二麻子肥胖的腰间踹了一脚:“滚你妈的蛋,王二麻子你听着,以后别想让老子再叫你一声叔了,你已经给我老婆睡了,还喊什么叔?”最后,经过一番讨价还价之后,他们双方达成了协议,王二麻子塞给了梁仓娃一万块钱,梁仓娃也表示不再追究。王二麻子自认倒霉,因为这事儿如果让他那母夜叉老婆知道了,不上镇政府闹翻了天?!他不由得由衷地感激梁仓娃,起身拍着梁仓娃的肩膀说:“你真是个好人哪”!

从此以后,梁仓娃真的不再叫王二麻子叔了,直接叫二哥,依照梁仓娃的意思,他俩已经伙穿一条裤子了,该是兄弟辈份了。王二麻子对梁仓娃也是有求必应,干脆让梁仓娃由“地下”转为“地上”,到民政所来帮忙,专收丧葬费,从此,梁仓娃算是“土地奶嫁给老天爷”一步登天,手机也有了,小车也开了,小洋楼也竖起来了。刚开始,梁仓娃还把收到的钱大部分上缴,自己只留小部分,收着收着,胆子越来越大,干脆一两个月就连王二麻子也见不着他的踪影。

一天,王二麻子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把他召唤来,待梁仓娃落座之后,王二麻子挪动他那企鹅般肥胖的身躯赶紧给梁仓娃倒了一杯热开水,梁仓娃嘴里叼着“中华牌”香烟,翘着二郎腿硬是一声不吭,因为他知道王二麻子找他有话要说。果然,王二麻子堆着一脸横肉皮笑肉不笑地说:“贤弟呀,你可一倆月没来交账啦,钱够用就算了,不能贪得无厌哪……”还没等王二麻子话音落,梁仓娃“嚯”地站起身,眼珠子一瞪:“我开车是燃油啊还是烧水啊,镇里村上我哪一个不得上上下下打点,给疏通疏通,不和那一帮子小弟兄去私人会所喝点小酒啊……”王二麻子近乎哀求地压低嗓门说:“人家上边现在不让进私人会所,更不让中午饮酒,你咋就不听呢”。梁仓娃理直气壮地说:“我不管上边下边的,那是你们公家的事,与我这个临时协管员无关”说罢一扭身,一头钻进小汽车,一溜烟地开走了。

没多久,镇里新调来了一位纪委书记,在镇机关大力开展“三查三保”活动,把王二麻子给免职了,紧接着梁仓娃也被开除了。镇上从此多了一个典故,开玩笑不能拍肩膀,更不能说:“你真是个好人哪”,因为大家都知道这档子事儿。

0我喜欢

文章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