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记事.作者:程汝明

| 发布者:夜雨 | 阅读量:1389 评论数:3 | 发表文章

投稿记事.作者:程汝明

有一个时候,我常常望着书架上的十二捆书出神。

十二捆书,十二个主,十二个主人,我一个也不认识。认识的,多是这样的来信:大作收到,备用。我新出版的小书X册,望代销……。

稿子未发,收到却是寄来的一包包书,心自然不大顺;但受人之托,事还是要办的。于是买了包好,骑上车,逐个书店、小摊去问。然国营的,多有规定:私下不得代销。个体书摊,多是“小路”来的,回扣根本不是十五十六,据讲,是四六开,三七开,多的达二五分成。这样的价,我能做主吗?

日子一天天过,寄来的书,也一天天蹲在书架上看我,弄得我心神不宁,几乎无法看书。初的时候,我终下决心,弄来个车,将书全装上,一次拉到邮局,按寄来的地址,给他们一一邮回。

事办完了,心也畅快,可以坐下,可以躺下,可以对着属于自己的书大声说话,可以把名家和无名者放在一起,戳戳点点。然而有一天,我收到四份用稿通知,有一份,是十二个人中的一个写的:

“……我做编辑半生,为个人的事头一次求人,很不好意思。我本不想出书,但几位朋友纵容,说,你将退休,为他人做嫁衣裳半辈子,也该出本书,作个纪念。想不到,这竟给你带来这么多苦恼。……你不要因我的事,断了和刊物的来往,看得出,你是有才华的……”

握着编辑的信,那天夜间,我在窗前坐了很久;我望着窗外的星,——那些星,忽然和我近了,而近了,随又生出一丝苦涩。

人和人,是基于权欲利禄,还是在于,心与心,有声无声的沟通?……那夜,我仰望星河,久久未能睡去。

【《投稿记事》,原发《海石花》,1984年创刊号;后刊于《连云港报》,徐新浦老师编发。——2016年6月14日夜,记于空心巷顽石斋。】

0我喜欢

文章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 阿平:你好。我是四川日报副刊编辑黄里。QQ号652173814 请加好友,向你约稿。
  • 阿平:你好。我是四川日报副刊编辑黄里。QQ号652173814 请加好友,向你约稿。
  • 阿平:你好。我是四川日报副刊编辑黄里。QQ号652173814 请加好友,向你约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