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父

| 发布者:王国强 | 阅读量:1775 评论数:0 | 发表文章

1

那年,唐琳十岁。她极不情愿地跟着母亲杜娟来到那个名叫田家庄的村子,来到那个陌生的小屋。篱笆围城的院落,地面被清扫得煞白煞白。三间青砖瓦房,一明两暗,中间是正厅,左面一间是睡房,右面一间一分为二分别是厨房和储藏室。走进正厅,迎面墙壁上贴着一张大红“囍”字,“囍”字正下端挂着一个木制玻璃相框。相框里是母亲和一个陌生男的放大半身合影,照片上的母亲身着红色鸭绒棉袄,齐耳的短发被梳得光洁油亮,头微低着,男人身着崭新的藏蓝色中山装,风纪扣紧扣,刮了个光头,胡茬铁青,小眼睛、蒜鼻子,一副厚嘴唇微微张启着,显得非常开心。

“琳琳,进来吧!这以后就是咱家了。” 母亲拽了拽唐琳,说道。

唐琳怒从心起,顺手拿起正厅里的一张木凳子 ,快步走到相框下,放下凳子踩了上去,“哗”地一把撕下“囍”字,两把撕得粉碎,又双手拽下相框狠狠地摔在地上。相框四分五裂,玻璃渣溅得满地都是。

“妈,你就是为了这个男人而背叛我爸吗?你就是为了他而抛弃了我吗?” 唐琳右手食指和中指并作一起,指着地上的照片怒不可遏地呵斥母亲道。与此同时,唐琳跨下凳子,往地上一坐,“哇”地大哭起来,“爸,你在哪里呀?爸,你死得好冤呀,我妈乘你尸骨未寒便找下别的男人了,不要你琳琳了,爸,你在哪里呀?”

琳琳的哭声惊动了睡房里的光头男人 ,他揭开门帘,看见地面上惨不忍睹的场景,小眼睛圆睁,厚嘴唇半张,把目光从坐在地上打闹的唐琳再移到站在一旁的杜娟身上。

“琳琳,你怎么能这样呢?太不懂事了!” 杜娟扬起右手,做出一副要打女儿的姿势,同时上下牙齿不停地咬合着,“咯咯咯”直响。

“孩子还小,不懂事,咱就不要和她一般见识了。你扶琳琳先进屋吧!饭我都做好了,我拿笤帚把这收拾一下。” 光头苦笑了一下,说道。

“哇——” 唐琳疑惑地望了一下光头男人,双腿在地下蹬得更欢了,哭声也更大了。

撕“囍”字、摔相框,是唐琳这三天来早有的预谋。三天前,当穿戴一新的母亲被一群人簇拥着上了一辆贴有大红“囍”字的黑色轿车之时,唐琳正躲在教务主任徐伯伯房子的门缝里偷看着。就在母亲快要跨上车的那一瞬间,突然猛地回过头来,双目四顾,好似在寻找着什么?是寻找她唯一的女儿——琳琳吗?还是在寻找自己和丈夫在这里所生活过的点点滴滴?还是等等。此时,唐琳看到母亲哭了,显出极不情愿又非常留恋的神态。

“妈——”唐琳大叫一声向母亲奔去。

母亲看到了唐琳,显得极为慌乱,边上车边回过头对唐琳说道:

“琳琳,你回去吧!先在徐伯伯家待着,三天后妈来接你。”

“咣”的一声,黑色轿车的门关住了,母亲的身影不见了,随着一阵尘土地扬起,黑色轿车转瞬间便消失得无隐无踪。

唐琳停止了奔跑,怔怔地站在原地,两滴豆大的泪珠顺着脸颊滚落而下。

从那一刻起,报复之心就在唐琳心中升起。她要夺回母亲,要大闹母亲的新家,让母亲的日子过不安宁,从而自动回到自己的身边,好过她们母女二人往日的幸福日子。母亲不是说三天后来接她吗!于是唐琳想到了撕“囍”字,摔相框。唐琳本以为她这样做的结果一定会惹怒母亲,那样的话母亲一定会出手打她,那时她便跑,吓唬母亲,跑得远远的,让她找不着,让母亲找上一整天,待她筋疲力尽之时,自己再出来,到那时,自己便以此要挟母亲离开那男人。第二种情况是自己的无理取闹惹恼了那男人,自己和母亲因此被他赶出了家门,这种结局是最好不过了。但就在母亲坐上黑轿车离开的那天下午,一台拖拉机停在了自家门口,在徐伯伯地带领之下,锁子被顺利地打开了。自家的柜子、床、一切东西包括父亲的遗像全都打包一起被拖拉机拉走了。徐伯伯告诉她,这是母亲派人拉走的。拖拉机走后,另一个男老师开始收拾那屋子,同时搬进了另外的床,另外的柜子,收拾完之后,门一关躲进里面不出来了。唐琳认识那男老师,自从父亲去世之后,他便从另外一所小学调到这里,接替父亲的工作。如今父亲去了,连自己朝夕生活的家也被别人占了。唐琳有些害怕,怕母亲离开那男人带着她又该住到哪里去呢?

唐琳无理取闹的结果是母亲并没有打自己,那男人也并没有因此被惹怒,而且还准备了一大桌美味佳肴,笑呵呵地一个劲劝她吃个饱。唐琳有些失落,有些遗憾,但片刻之间这一切情绪便被这桌美味佳肴击得粉碎。唐琳已顾不上这一切了,有母亲的地方就是家,况且她确实饿了,便拿起筷子,拨拉起饭菜,狼吞虎咽吃了起来。

2

唐琳的家就在镇中心小学的教工宿办楼内,那里承载了她太多的记忆和思念,特别是父亲——那位身材挺拔、浓眉大眼、眉骨分明,一股斯文之气的中年男子,时常走进她的梦中,萦绕着她的思绪,常使她泪水涟涟、啼声不断。

那年,镇中心小学分配来一名英姿飒爽、风度翩翩的青年男教师,与之同行的还有一位貌若天仙、美丽娇柔的可爱姑娘。男教师名叫唐志远,刚从省城师范大学毕业,同行的姑娘也正是与唐志远青梅竹马的恋人,名叫杜娟。这不由让全校教职员工啧啧赞叹,大家在交口称赞唐志远和杜娟才子佳人、郎才女貌的同时,也揭开了他们两传奇凄美的身世之谜。

原来唐志远和杜娟都曾是市儿童福利院的遗弃孤儿。他俩在福利院里一块长大,一块上学。高中毕业那年,唐志远一举考上了省城的师范大学,杜娟却不幸名落孙山,进福利院下属的纸箱厂做临时工。开学前夕的一个晚上,唐志远叫住了刚刚下班准备回宿舍的杜娟。

“杜娟,你等一下,我有话对你说。”

“说什么?说你考上了大学,前途无量;说我前途黯淡,将要伴随着机器的轰鸣声了此一生吗?”杜娟说道。

“不是这样的,杜娟,咱俩从小一起长大,朝夕相处,从未分离。在我心中,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