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会

| 发布者:王国强 | 阅读量:1812 评论数:0 | 发表文章

“我到底穿哪一件衣服呢?”文丽拿起一件白底蓝花的长袖衫在穿衣镜前边比对边喃喃自语道。

下午,在农贸市场卖菜的文丽接到一个声音既陌生却略显熟悉的电话:“文丽同学,下午凌云饭庄二楼宴会厅同学聚会,不见不散。”“我,我,我.......”还没等文丽回过神来,对方的电话便已经挂断。文丽沉思良久,恍然大悟:这电话是中学同学林玉娟打来的。一月前的一个下午,文丽像往常一样收拾好菜摊,骑着三轮车往家里赶去。在二道街口,一辆银灰色轿车“嘎”的停在她的面前,险些和她所骑的三轮车撞个正着。“你,你.......”文丽正想发作,埋怨轿车司机会不会开车,把车径直往人身上开。可车门打开了,露出了两条细白细白的长腿,一条蓝底白花的超短裙,两条玉藕一般的细白胳膊,一头波浪式的栗色卷发,一张宛如菊花笑容可掬的脸,一个微微翘起的鼻梁子,以及鼻梁子上所架的一副黑色墨镜 ,与此同时,伴随着一条玉藕地轻轻抬起,墨镜摘下了,顺着栗色卷发轻轻划过,一双极不自然好似被修饰过的双眼皮便呈现在墨镜刚才掩盖过的地方。

“文老板,一直逮你呢,逮不着,今天可算把你逮着了,快下车,聊一聊!”

“你是?” 文丽只觉得此人面熟,却一时想不起来是谁。

“真是贵人多忘事,我是你的中学同学林玉娟呀!就是上学期间老抄你作业的那位!呵呵呵!” 林玉娟走上前来拍了拍文丽的肩膀,笑着说道。

“哦,我想起来了,就是那个常穿绣花布鞋、毛蓝裤子、花格子布衫,眼睛大大,留两个羊角辫的林玉娟?”文丽赶紧下车,把三轮车停在一边激动地说道。

“对,是我,听人说你在农贸市场做生意,一直想见总是没有机会,今天总算在这里碰上了。”

“就是个卖菜的,还谈得上是生意。你变化真大呀,变得这么洋气,让我都认不出了!”

“认不出也在情理当中,毕竟二十年没见面了。好了,文丽,留下你的电话,我刚好有个合同需要去填,咱们改天再聊。”

文丽说出了自己的手机号。林玉娟打开随身所带的小提包取出手机存上文丽手机号后,又取出一个名片盒,拿出一张名片双手递到文丽的面前笑着说道:“这是我的通联,以后多联络,多指教。”

文丽接过名片,怔怔地望着林玉娟不知所措,直到林玉娟微笑的面容与自己擦身而过,变成银灰色轿车的背影,最终在二道街口消失得无影无踪,文丽才算回过神来。

那天,一回到家,文丽却发现自己把林玉娟的名片弄丢了,这使她懊悔万分,责怪自己不操心,以至于她顺着原路返回到二道街口,可一路细寻,最终还是没有找着。文丽只记得自己匆匆看了一眼名片的正面,上面印着XX大厦X层XX房屋租赁公司,总经理林玉娟,下面一连串的传真号、邮箱号、电话号等等。文丽便将名片装进了衣兜,可回到家后,把衣兜翻了个底朝天,林玉娟的名片愣是没找着。“我把林玉娟的名片装哪里去了呢?”文丽自言自语道

接到林玉娟的电话,使文丽既高兴又激动。二十年了,自己毕业都二十年了,如今回想二十年前的一幕幕往事,仿佛就像发生在昨天。二十年前,文丽在自己户口所辖的云阳镇初级中学读初三,面对一天天中考的来临,文丽废寝忘食,每天用功学习到深夜。因为文丽想赌一把,赌一把青春,赌一把命运,为此,文丽选择了与时间赛跑,与命运抗衡。文丽全家五口人,除过、妈妈之外,还有一个长自己三岁的哥哥和小自己三岁的弟弟。在文丽幼小的记忆深处,家里有什么好吃的、好玩的,爸妈都尽先让着哥哥文强和弟弟文,其次才能轮到自己。六岁那年,姑姑给自己买了个洋布娃娃,文丽可喜欢了,可总被哥哥抢着去玩,于是文丽找爸爸伦理,爸爸说:“他是你哥,你让他玩一会又能怎样?”无奈之下,文丽只能让哥哥玩。待哥哥把布娃娃玩得不玩了,扔在了一边,文丽好不容易拿起来玩,弟弟却哭着闹着要把布娃娃让给他玩。文丽迟疑之际,妈妈却跑了过来,一把夺过布娃娃递给弟弟,并责怪文丽作为姐姐为啥要惹弟弟哭。文丽很无奈,也很委屈,一个人跑到村口去玩,正碰上一群孩子一边跑一边唱歌谣:

偏大的,

向小的,

中间夹着受罪的,

......

文丽茫然地望着这群孩子,感到委屈极了。

一天,家里只有文丽和妈妈,文丽问妈妈道:

“妈,你和爸爸偏心眼!爱哥哥和弟弟,不爱我!”

妈妈一把把文丽搂在怀里说道:“文丽呀,你是妈身上掉下来的肉,你说天底下哪有父母不爱自己的儿女的,只是你哥哥和弟弟会为咱文家传宗接代,而你长大后却会嫁人,成为别人家的人。”

文丽说:“这重要吗?”

妈妈说:“当然重要呀!女大不留家,终是泼出去的水。”

文丽一下从妈妈怀里挣脱开来跑出了家门。那天,文丽在外面呆了很久很久,直到天完全黑了,肚子饿得“咕咕”直响,实在忍不住了才向家里走去。当文丽悄悄地推开家门,见爸、妈、哥哥、弟弟正围在炕上看电视。

妈妈乜斜着眼睛,望了一下文丽说道:

“一天只知道在外面疯玩,连吃饭都忘了,饭到锅里热着,吃过后把锅洗了。”

文丽一句话也没有说,默默地向厨房走去。

七岁那年的秋季,村上的小学开学了,和文丽同龄的孩子都高高兴兴地跟着各自的爸爸或妈妈去学校报名,文丽的爸爸也去了,不过他领的不是文丽而是文丽的哥哥文强。爸爸带着哥哥走了,眼眶涌满泪水的文丽实在忍不住了,问妈妈道:

“妈,为什么和我同岁的孩子都去上学,偏偏不让我去上学呢?”

“文丽,你就再等一年吧!你弟弟年龄小没人看管,你就在家帮爸妈看一年弟弟,明年再上学吧!”妈妈说道。

文丽强忍住即将溢出眼眶的泪水没有言语,独自一人向村里的学校走去。学校位于村口,红砖红瓦红色的砖院墙,以及在高空中迎风飘扬的红旗,都在绿树的掩映之下显得那么美丽,那么令人神往。院墙外面是操场,一伙高年级学生正在操场的栏杆下打篮球,学校大门口,许多家长和学生出出进进,有些学生的腋下还夹着新发的书本,每个人的脸上都洋溢着喜悦的神情。文丽没有走进学校,她只是在学校不远处远远地看着。忽然文丽看见爸爸走出了校门,身后还跟着夹着新书本的哥哥。文丽扭转过头,拔腿向家里跑去,一跑到家,她便把自己关在屋子里“呜呜”哭了起来。时隔一年之后,文丽背起书包跨进了学校的大门。

上学之后的文丽学习特别用功,小学期间每次考试成绩都稳定在班级前三名,上中学后,成绩也一直保持在前全级前五名。由于文丽的学习成绩特别优异,便在学校和乡里渐渐出了名,有老师和学生家长便常在文丽爸妈面前夸奖文丽,说文丽是个不可多得的才子,如果加以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