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子,燕子 .作者:程汝明

| 发布者:夜雨 | 阅读量:1383 评论数:0 | 发表文章

子,燕子 .作者:程汝明

(一)

春末夏初的一天,我家来了两只燕子,围着院子飞,在院内上上下下飞,飞了一个上午,又飞了一个下午。

燕子是来捉虫子的吗?我仰望天空,我察看院内,院内,一早一晚,都要喷些除虫菊,天上地下,没有一点虫儿的影子。燕子,是来干什么的呢?

(二)

头一天光顾我家的两只小燕子,第二天又来了,与第一天不同的是,它们试着与我和我的家亲近:我在走廊间画画,它们落在我对面的花架上;妻晾晒衣物,它们飞到妻的身边,蹲在妻晾衣服的绳上,歪着头,叽叽喳喳,议论什么。这天傍晚,两只小燕子,竟大着胆,落在我身边一张椅子背上,看我,看我们全家吃饭。女儿兴奋了,叫道:“爸爸!燕子!抓住它!”妻说:“小燕子不能抓,抓了会秃头!”女儿伸了伸舌头。妻说的,是我们这一带乡间为保护燕子杜撰出来的,妻来自乡间,对这一说法深信不疑。

(三)

第三天,天刚亮,赶早上学的女儿在楼下大叫:“爸!妈!燕子在我家做窝了!”我和妻匆匆下楼,楼下走廊间,半弯新鲜的泥点正在形成一个弯。一只燕子衔着泥,站在院内的晾衣绳上,焦急地扑打着翅膀,另一只衔着泥,在空中飞来飞去。我忙对妻子和女儿说:“燕子在筑巢,它们有点怕,快离开!”我们离开后,小燕子继续衔泥做窝。——大约过了四天,燕窝有二指半高了,我在里推算,一个燕窝筑成,大约得要六到七天。妻说,燕子不易。我望着燕窝,想到我的童年:夏日,父亲从两三里外拉黄泥,在日头下整泥坯子,母亲将整好的泥坯子一块块立起来晒。父亲运了一夏天的泥,母亲弯了一夏天的腰,到了秋天,我们便有了一间黄亮亮的泥坯灶房……

(四)

燕子的窝筑好了,窝里不知什么时候,有了三只整天张嘴要食的小燕子。两只老燕子,日日衔来虫子,放到小燕子嘴里。——小燕子开始学飞了,飞到我家的花架上,飞到晾衣绳上,飞到院内的一棵石榴树上。老燕子在空中呼唤它们,它们飞飞落下,再飞飞又落下;老燕子仍在空中呼唤它们,后来,它们终于飞上天,跟着父母一起飞……不久,发生了一件令我们惊异的事:那是在小燕子飞上天的第二天,忽然来了三四百只燕子,绕着我家飞,又依次飞到我家走廊下,在小燕子的窝前飞了一圈,才慢慢离去。妻说,今日,可能是小燕子满月,燕子们来祝贺的呢!我也作猜测:燕子,可能是来看看这家燕子,看看它们的家,看看这家的孩子已经长大……这天晚间,我和妻,像往日一样,打开门灯,看走廊间燕子的窝。——出人意料的是:窝边没有老燕子,只有三只嘴角依旧发黄的小燕子,不时向外探头,探头后挤在一起,发出“叽叽”的低鸣。窝边没有了老燕子,燕子的这个家,显得凄清……

老燕子哪里去了呢?

(五)

距中秋节还有三四天吧,是妻子?是女儿?还是我自己?我们猛然发现,廊下没有燕子叫,天空没有燕子飞,蔚蓝高远的天空,显得异样寂静!——燕子呢?难道小燕子走了?我跑到楼顶望,我驱车到野地看,然无论城里或野地,均没有燕儿的影子!

……站在城郊的一处高坡上,我望着南方,望着燕子可能飞去的方向,心里充满惜别、惦念,充满一种无法言说的痛苦……

——那初次飞抵我家的燕儿,它们一次次试探与我,与我的家人接近,是试探我们会不会捉它打它,是看我们一家,是不是坏人。——它们筑巢、生儿育女,我们帮不上忙;它们离去时,肯定向我们做过,深情的道别,而由于语言不通,我们无法交流……

……望着南方,望着燕子离去的方向,我只能在心里,遥祝它们:一路平安!一路平安!

0我喜欢

文章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