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下雨了

| 发布者:王国强 | 阅读量:919 评论数:0 | 发表文章

又下雨了,小雨,淅淅沥沥,时下时停,伴随着远处的迷雾,近处的街景,天地之间,迷蒙一片。

对我而言, 这样的天气对,最熟悉不过了,自小生长在这座北方的山区小城,长大后在外漂泊若干年后又回归与此。春之季,像这种阴雨多雾 的天气,委实太频繁了。

一个人独自在街道中漫步、踟蹰,遥望着远处的群山,近处的楼群,无不沉浸于这迷蒙的雨雾之中。蓦然回首,打量一个个手持雨伞的行人,从自己身边擦肩而过,目视街正中一串串亮起白色雾灯的车流 ,我的思绪一下又飘摇于陈年往事,遥远的回忆之中。我想起了叶子,那个温婉柔情、美丽多才的女孩,与她之间的交往,琐碎故事,又多么像这雨,淅淅沥沥,醉人迷离的雨呀!

打开记忆的长河,岁月的痕迹再次把我带回到二十年前,那个懵懂、青涩的青春之季。那年,我十六岁,有幸在小城的最高学府——县高级中学就读。 大概是年少轻狂,意气风发吧!开学不久,我便凭借一篇名为“青春之梦”的散文诗,在校文学社季刊中发表,一时也成为全校师生议论和关注的焦点,也因此,使我认识了她——叶子。

清晰的记得,那是一个周末的下午,午自习课的铃声刚刚敲响,我习惯性地回到座位,取出笔记本,准备温习当天所学的功课 。正在此时,一位同学跑到我的桌前,笑嘻嘻地说:

“王同学,外面有位女生找你呢,长相还挺漂亮的!嘿嘿嘿!”

那同学边说边诡秘地一笑,随即快步跑回自己的座位 ,拿出一本书把自己脸罩住,装出一副极为害羞的样子。那同学怪异的举动瞬间便招来全班其他同学的一致附和,大家齐声“嘘”的一声,集齐向我投来异样生疑的目光。我的脸只感一阵发烫,一直灼热到耳根。因为在那个时代,那个年纪,男女生之间的交往总会被冠上“暧昧”的成分。我将信将疑地走出教室,只见一位齐耳短发,脸蛋圆圆,戴着黑边框近视镜的女孩正在教室外站立着。女孩见我走出,微微一笑,开门见山地说:

“你是王同学吧?我是校文学社的,这节午自习后,社里将召开‘秋季期刊作品研讨会’,地点在综合楼二楼会议室,望你到时一定参加。顺便自我介绍一下,我笔名叶子,以后你就叫我叶子吧!”

女孩话一说完,向我莞尔一笑,快步向自己教室走去。我则“啊”的一声,惊诧得待在原地,不知所措。她原来就是叶子!?校文学社唯一的学生编委,在省市作文大赛中多次获奖,小学和中学期间多篇范文在市级刊物《读写月刊》中发表。更可贵的是她正是我的散文诗“青春之梦”的责任编辑,一股甜丝丝的暖流和兴奋瞬间涌满了我的心扉。我快速返回到了自己座位。

下课后,我准时参加了研讨会,并作为新社员即席发言,叶子在会上对我的作品做出客观细致的点评,并勉励我和其他几位新社员,再接再厉,勤下功夫,争取在文学之路上越走越宽。我激动极了,连连向她投去感激歆羡的目光。

研讨会在热烈活泼的气氛中结束了,当我走出综合楼时,天色已是傍晚,星星点点的路灯发出灿白的光芒,相比之下,昔日灯光耀眼的教学楼此时却漆黑一片,显得那么静谧,那么安然。今天是周末,不上晚自习。

“哦,下雨了!”走在我身后的叶子高声欢呼道。

“学长,你也喜欢雨天,喜欢下雨吗?”叶子是高二级的,高我一级,我便称呼她学长。

“我不是喜欢雨天,我是喜欢下雨,喜欢下雨时的气氛和境界,‘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的气氛,因雨生情,灵感顿生的艺术境界。学弟,你呢?”

“我喜欢下雨,喜欢在蒙蒙细雨中独自漫步,回想陈年往事,思念异地的亲人朋友。”

“这么说你的身上带有明显的消极颓废思想呦!其实人生的最高境界就是向自己所瞄准的一个个目标和未知挑战。”

“那学长所谓的目标和未知又是什么呢?”

“科学,深邃莫测、情趣横生的自然科学。”

“啊,学长开玩笑吧!一个才华横溢的文学大才女,竟然说自己的终极目标和理想是自然科学,太不可思议了!”

“学弟,我不想跟你争了,总之未来会说明一切的,况且谁也不能说明理工女在文学造诣上就一定很平平了,林徽因不就是典型的例子么 !”

“啊!”我万没想到,叶子竟然以现代史上集设计师、诗人、作家、剧作家为一体的大才女林徽因做论据反驳我,一时间瞠目结舌,说不出话来。

“好了,学弟,今天的讨论就到此为止,再见,我回家了!不要忘记我对你的祝福:努力勇攀文学高峰呦!”叶子背起书包,莞尔一笑,消失在茫茫的雨雾当中。

从那以后,我和叶子便开始了交往。她各门功课成绩都很优秀,名次一直保持在全年级前列,被列为学校的重点培养对象。所以在日常学习中有什么不懂的地方,我都会找她当面请教。她也不厌其烦辅导我。逐渐,我的成绩提高很快,同时也把那个“科学才女”的故事渐渐淡忘了。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期中考试来到了。试后,学校对高二年级进行了文理科分班。我本认为,才华横溢,以作文见长的叶子定会选择文科。其料,我错了,而且是大错特错。叶子选择了理科,这使许多老师和同学大惑不解,深表惋惜。叶子原先的班主任,校语文教研组组长贺老师还专门去做叶子的工作,希望她慎重考虑,因为这毕竟关乎叶子一生的事业和前途。男怕入错行,女怕嫁错郎。相对各门成绩都特别优秀的叶子来说,当下的文理科选择更是不容忽视的。贺老师希望叶子能重新考虑,选择文科。他不希望自己一心看好的文学苗子,只因选择理科而最终枯萎。面对语文老师的中肯劝解,及满含期待的眼神,叶子释然地笑了,说:“老师,谢谢您的关心,我心意已决,选择理科是我早有的打算。”贺老师只好在连连叹息中作罢。

但更让人不解的事还在后面。分班不久,叶子便主动辞去了校文学社编委一职,同时宣布退出文学社。消息一经传出,便在学校内搞得沸沸扬扬。许多同学都大惑不解,认为叶子不该轻易放弃“文学社编委”一职,是自毁前途。因为“文学社编委” 这束耀眼的光环下,潜藏有太多的机遇和发展,说不定在来年的高考中,某所大学就会因此而降分,或者直接把叶子破格录取。而有些老师却在私下里愤愤不平,认为叶子的这种举动是狂妄,是嚣张,是被学校里的宽松政策给纵容坏了,这样的学生走上社会迟早会吃亏的。

对此,叶子我行我素,不以为然,只求内心踏实,完全达到了“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一意只读圣贤书”的状态。作为叶子的学弟,文友,心灵深处的崇拜者,我很想找她谈谈,劝她不要一意孤行,得罪了某位老师,免得在来年的高考中被人使绊脚石。因为,此时的叶子已断绝了所有同学、朋友间的来往,每天只是一个劲地拼命学习,完全达到忘乎所以的地步。一个周末,我和叶子在校园里不期而遇。她表情漠然,待我视同陌路。

“叶子,等一下,我想和你谈谈。”

“谈什么?”

“谈你的近况。我认为你不该把自己封闭起来,这样有损于身心健康。”

“谢谢你的关心,我知道你要说什么,但此时此刻我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面对一天天即将临近的高考,我必须疏远身边的一切朋友,放弃了一切业余爱好和文体活动,也顾不上理会外界的闲言碎语。人生的意义在于博!此时此刻,我只想拼命拼搏一把,考上自己心仪的大学。”

“难道你要因此忘记你的学弟,忘记我们的友谊吗?”

“不是忘记,是不得已而为之。一个人要想成功,首先得学会享受孤独;要 想得到和拥有,就必须得有所放弃。其实,在我心里,你永远都是我的好学弟,好朋友,我也永远不会忘记我们在一起探讨文学,互相学习的快乐情景。但是在我高考之前这段时间,我还是希望你不要来找我,免得让我分心。”

“你这是狡辩,是虚伪,是不近人情,是自私自利的表现。未来的大学生,我答应你,以后绝不会来找你,打扰你,在此预祝你来年金榜题名,高中魁首。”

我气呼呼地拂袖而去,唯留下叶子站在原地一动不动,黑边框近视镜的后面,一双美丽的大眼睛一眨一眨,涌现出晶莹的泪花。

从此之后,我和叶子再也没有说过一句话,即使偶尔在校园里碰见,也会远远地躲着她。我自认,叶子伤害了我,她是一个自私自利的女孩。

时隔一年半后,叶子报名参加了当年的高考。叶子成功了,成了小城当年的理科状元,被西北工业大学顺利录取。一夜之间,叶子成了名人,成为街头巷尾,交口称赞的话题。叶子上了学校的光荣榜,放大的彩色照片镶嵌进相框,连同光荣榜一起摆放在校门口最醒目的位置。我呢?恰逢高二期末会考,成绩考得一塌糊涂,心情沮丧到极点。与叶子相比,真是相形见绌,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不见一个熟人。

叶子的欢送会在校会议室隆重举行,许多老师、同学,文学社的文友,以及叶子的亲属都到会参加。我也收到了她亲笔书写的邀请函,可执拗的我自感无颜见她,最终未能到场。

一晃又是一月,新学期来到了,高三来到了。叶子离开小城也有十多天光景了。一天,一位和我非常友好的同学无意间谈到了叶子,谈到了那次欢送会。那同学说,叶子在欢送会上特意提到了我,问我为什么没来,近来的学习状况如何,同时希望在场的哪位同学能代她向我问好,希望我不要忘记文学,不要忘记她,因为她也是个热爱文学的女孩。

听了那同学的话,我揪心极了,深为自己的心胸狭隘而后悔。我希望再次见到叶子——寒假,暑假,或者等等,和她交谈心声,探讨文学,谈论我们曾经发生的故事。然而人生无常,最终我和叶子再也没有相见。只听说,她后来事业颇有成就,大学毕业,相继考了研,最后分配到上海某科研单位工作,成了工程师,专家,教授。

一晃二十个春秋过去了。二十年间,我走过了众多地方,经历了许多人和事,自感对人生和社会有了足够的理解和认识。这期间,每当我静默之时,特别是落雨时节,我总会不由自主想起我的学长——叶子,想起她对我的勉励,对我满含期待的眼神,也想起我们之间纯真无比的同学情谊,以及所发生的故事。

雨,小雨,淅淅沥沥,斜落而下,伴随着我的情怀,我的思念,飘向那遥远的记忆深处。

0我喜欢

文章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