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默和周舟

| 发布者:网友 | 阅读量:1103 评论数:0 | 发表文章

舟离开的时候,云默没有去送他,在以前属于他们的那个秘密基地发了一下午的呆。

云默出生的那个村子有一个好听的名字,枇杷村、枇杷村并没有枇杷,是云开镇最穷的村子。一条由一块块老旧石板铺成的马路让村子与外界保持着联系。

没有钢筋水泥的侵袭,只有一座座竹楼在风中摇曳。

村里唯一的学校是以前老地主家的祠堂改建而成,教育条件的缺乏,导致村里拥有初中以上文凭的人很少,云默的爸爸就是其中一个。当年云默爸爸一直名列前茅,要不是因为家里条件不好,云默的爸爸现在估计早就上了大学并且离开了枇杷村。

云默的爸爸深知教育缺失会带来很多问题,于是主动留在了村小任教,成了为人尊敬的老师。所以连带着云默一直以来都受到大家的宠爱。

后来的云默总是梦到那天,遇见周舟的那天。沉寂了多年的村庄,忽然有了一辆汽车的闯入,在村里掀起了一阵轰动。喜爱热闹的云默在车停下的一刻冲进了围观者的最里头,随着玻璃窗的下摇,她一眼就看到了副驾驶座上面那个瘦小苍白的男孩儿。

他俨然一副营养不良的样子,眼里依稀有一些让云默不能理解的东西,后来云默才明白,那些闪烁的东西叫做悲伤。

紧接着从车里面走下来一个美丽脱俗的女子,身上穿了一件云默紫色长裙,笑意吟吟地站在人群的焦点出,优雅而得体。

云默从没有见过这么精致的女人,枇杷村的女人们都是穿着沉重暗色的麻布衣服,这个女人看起来,甚至比她妈妈更加美丽,要知道她妈妈可是枇杷村数一数二的美女。

不过她更加好奇的是那个男孩儿,同龄的孩子总是能够产生好感。在她打量他的时候,不小心触到了他的目光,眼里是深深的不友好,像是看到一堆垃圾一样。所以第一眼,云默十分讨厌周舟。

经过大家短暂的交谈,优雅的女子表明了来意,想在这住一阵子,需要租房子。而正好云默家就有几间闲置下来的空屋,下班了的云默爸爸看到要租房子的两人,就主动提出把房子租给他们,于是就这样周舟母子就成了云默家的邻居。

刚开始云默死活不同意把自己房子租给周舟母女,因为她一直对周舟的那一眼不屑耿耿于怀。可是云默的爸妈都是通情达理的人,完全没有把她的反对放在心上。进入大城市是云默父亲一直以来的梦想,如今周舟母子的到来,自然受到了父亲的欢迎。

就这样,周舟成了云默父亲班上的插班生,比云默大了一个年级。这时候云默才知道,看起来瘦弱的周舟,居然已经十岁了。因为接受过城市的教育,他一来就成为了父亲班上学习最好的学生。

随着时间流逝,云默早就忘记了刚开始的不愉快,有事没事儿就往隔壁跑。因为周妈妈总有各种新奇的东西,让云默爱不释手。周舟的妈妈叫安娜,云默总是甜甜地叫她安姨。

她给云默讲解大城市里面的一切:大城市的女孩儿,都鲜艳得像一只只蝴蝶,喜欢穿红色的小皮鞋,还有可爱的泡泡裙。在周妈妈的描绘下,云默对大城市越来越向往。

安姨很喜欢云默,会给她扎很漂亮的小辫,还给她做了一身好看的棉布裙子。

这一切都是云默妈妈做不了,云默五岁时,母亲就因为一场大雨之后生了病,一直都靠中药维持着,因为身体的不适,与云默的感情也变得单薄,这样一来,对于周舟妈妈的好感,似乎比自家母亲还要多。

因为安姨喜欢云默,每次云默准备去上学,周舟就被妈妈推了出来,还叫他在学校要好好照顾云默。刚开始的时候,两人也不说话,后来时间长了,云默的不安分因子作祟,上学途中就跟周舟讲以前那些稀奇古怪的事情。周舟一般不答话,但是对于云默的态度,已经没有了那时候的嫌弃。年少的友谊总是来得特别快,慢慢的,周舟也把云默当成了自己唯一的朋友,把自己的玩具枪,变形金刚之类的全都分给云默玩。

没事的时候,云默和周舟就会去屋后面的竹林玩,竹林里还有很大的两棵泡桐树,树上有很多圆圆的小洞,洞里面住着啄木鸟和它的幼仔。

竹林有一个不大高的坎,铺上了竹叶,像一把天然的椅子,云默以前总喜欢坐在那里看啄木鸟飞来飞去,后来她把这个好地方分享给了周舟,于是这里成为了两人的秘密基地。

童年总是过得飞快,转眼周舟便来了半年,个子依旧没有很大的变化,倒是云默,长得比周舟还要高出一些。

眼看着就要迎来青葱的少年时光,云默的妈妈愈发病重起来,昏睡上一整天已经是家常便饭。每当妈妈睡过去的时候,云默就感到万分恐慌,然后就会拉着周舟去竹林里给两棵泡桐树虔诚地磕着头,嘴里嘟囔着让自己的母亲赶紧好起来。

在他们眼里,高大的泡桐无所不能,是神的象征,在树上蓬勃成长的小啄木鸟更加让云默坚信起泡桐树的神奇来。

可是泡桐还是没有起到作用,在一个秋日的下午,本来应该在隔壁教室上课的爸爸眼里含着泪,走进她所在的教室,牵起她的手轻轻地说,快回家吧,你妈妈去世了。

她隐隐明白些什么,好像又什么都不懂。

关于死亡,那还是一个很远很远的概念,曾经听周舟说过,他的爸爸就是得了一种叫肝癌的病死了,那时候的周舟哭得像个泪人,云默还不明白为什么他会这么伤心。这一刻,云默的心里好像被锤子砸了一下,脑子里一片空白。

到了家里,母亲已经从床上移到了一张凉椅上,已经没有了生气,甚至都没有来得及跟他们告别。

每个人的脸上都布满了忧愁,看到云默过来,眼里满是怜悯。云默的爸爸找了一块白布将母亲的脸蒙上。大家推攘着想让云默上前,可是她却死死地拉着门边,不敢靠近那具已经冰冷的尸体。伯父拉着她示意她上前去给母亲磕头,她却怕得一直不敢动,伯父没办法,便让她在门口跪着。跪了很久,父亲把她拉了起来,像是忽然老了几岁一样,眼眶还泛着红。

云默早就哭得说不出话来,眼睛肿得像一个桃子,安姨也伤心得哭着。一下课周舟便跑了回来,看到门口站着的云默,此刻脆弱得像是一片要被风吹走的白纸。

一看到周舟来,云默又一下放声哭了出来,周舟,我没有妈妈了。云默声嘶力竭,半天才吐出一句完整的话。周舟体验过这样的感觉,心疼地说,小默,以后你就跟我一样,叫我妈妈的妈妈吧。

话一说完周舟便被他妈妈扇了一耳光,云默从来没有见到过安姨这么凶的时候。她涨红了脸,低声斥责着周舟的童言无忌。旁观者也指责周舟乱说。看着周舟委屈的模样,云默的心里忽然就生出了些许温暖。

年少的孩子怎么懂的这句话的含义,只是想着把自己所拥有的分给好朋友罢了。因为没有了老师上课,周舟班上停课。作为唯一的女儿,丧礼期间,云默磕头磕得膝盖都泛起了青紫。她一哭的时候,周舟就站在门边陪着她一起哭。母亲的丧礼持续了三天,到最后散了的时候,周舟陪着云默去了竹林,把一些母亲用的埋了,据说这样,到了阴间,母亲便不会受人欺负了。

云默觉得,肯定是他们母亲的病太重了,泡桐树都无能为力,倒是把灾难带给了泡桐树。此刻的泡桐树,叶子差不多掉光了,啄木鸟也长大了飞走了,只剩几个空突突的小洞。

云默以为自己对母亲不会有什么感情的,可是每次一回到家,面对空空的床铺,云默就会觉得格外难过。久而久之,眼睛里也蒙上了初见时在周舟眼里看到的哀伤。

自此以后,云默家顿时就空了好多,一下课回家,云默总会看到父亲对着一个备课本发着呆。她以前看过,这是父亲用来画画的本子,里面画了很多好看花草,云默爸爸说过,这些都是用来给妈妈治病的草药,并让云默在去山里玩的时候,留心有没有这样的草药。

可是母亲一去世,这个本子已经完全失去了作用,因为家穷,家里并没有留下母亲的照片,父亲只能以此缅怀着已经不在了的妻子。

而周舟仿佛成了大孩子,像哥一样照顾着九岁的云默,虽然从身高看来,周舟好像更应该被呵护。周舟不管去哪都会带着她去,好吃的好玩的也会留给她。安姨更是体贴,打扫屋子的时候也会顺带帮云默家的那部分打扫一下。做好吃的也会给云默家端来一份,偶尔还会给云默买好看的小衣服。也省了云默父亲总是忙前忙后。

周舟妈妈不用工作,也不用像其他人一样种地,但是生活却十分富裕。

就这样又过了大半年,云默慢慢从失去了母亲的悲伤中走了出来。

云默十岁生日的时候,安姨去城里买了一个小小的蛋糕,是以前云默从来没有看到过的东西。那天晚上,云默爸爸也似乎很开心,脸上的笑容明显多了很多。

最开心的要数周舟了,自告奋勇地在蛋糕上插了十根蜡烛,示意云默闭上眼睛许愿。云默闭着眼睛,虔诚地祈求着蛋糕,希望周舟和安姨会一直留在这里。就像她当初在泡桐树下祈祷过的一样。

生日过后不久,便有流言四起,说一向受人敬重的云老师居然跟寡妇有苟且之事。更有甚者,说云默的妈妈便是发现了云默爸爸和安姨的情事被刺激死的,还说安姨是在城市里做皮肉生意的,所以才会带一个没爹的孩子藏到枇杷村。这些话传着传着,变得人尽皆知起来。

有个好事的人曾悄悄拉着云默问周舟的妈妈是不是总跟她爸爸在一起。云默懵懂地点头,他们四个人总会一起吃饭啊,安姨做的饭好吃,所以她总是想去周舟家吃饭。

好事者更加好奇,追问云默看没有看到过爸爸和安姨晚上睡在同一间屋子里面。虽然云默年纪尚小,但是依稀能够明白睡同一间屋子的必须是爸爸和妈妈。

她涨红了脸凶凶地朝着那人吼了一句没有,那人猥琐地笑着说,你的安姨,说不定会成为你的妈妈哦。

云默再也忍受不了,快步便朝家里走去,周舟喊她她也装作没有听到。回到家中,她质问自己的爸爸是不是真的要让安姨做自己的妈妈,虽然她很想有一个这样的妈妈,可是被别人一说,就像她偷了东西被人抓住一样。说着说着就忍不住哭了起来。

云默爸爸慈爱地擦掉她的泪水,轻轻伸出手抱着她没有说任何话,已经很久了,爸爸很久没有这样抱过她了。

爸爸轻轻叹了一口气,转过头看着她坚定地说,你这一辈子,只有一个妈妈,现在已经不在了。听到爸爸这样说,云默哭得更加难过。

第二天,周舟来找她上课,云默想起父亲说的话,对周舟莫名的敌意也消失了。云默到了班里,有顽皮的小孩儿便凑过来说,云默的小男朋友就要变成哥哥了。云默就要多了一个狐狸精一般的后妈了。云默一直忍着,没有说任何话,只是趴在自己的桌上。那个小孩儿看云默这样更加来劲,一直讲着各种不堪入耳的话,那些话都是从大人口里面流出来的。

有围观的同学立马跑去告诉了隔壁的周舟,周舟像是发怒的狮子一般,一拳打在那个男生的脸上,瘦小的他忽然有了强大的爆发力,那个男生还没有来得及反应,就被周舟按在地上一顿揍。后来云默的爸爸赶来制止了这场闹剧,把周舟赶回了家。

放学了之后,云默飞快跑去周舟的家,周舟被安姨罚跪,额头上堆满汗水,似乎已经跪了很久。云默看着周舟这样不禁有些心疼,安姨好像并没有在这,云默拉了周舟就想往门外走,周舟有些站不稳,起来的时候险些摔倒。周舟没有说话,知道云默想要带他去哪。

只要到了竹林,什么烦恼都没有了。到了竹林的时候,两个人又像往常一样在天然凉椅上面坐着,各自发着呆。竹林变得十分荒芜,没有了树叶和啄木鸟的泡桐树,像是两个没有孤零零的老人。

等到他们回家的时候天色已经发黑,院子里聚集了一群人,云默认出中间那个就是自己班那个被周舟揍的男生。男生的家长正在激动地讲着些什么,隐隐约约夹杂着一些脏话。

听得最清楚的就是那句:“云老师,亏大家这么敬重你,没想到你这么快就找了一个姘头,还任由那个小杂种欺负我娃。”

听到这句话,安姨的脸一下子就白了,云默爸爸也是,额头上都爆出了青筋,一字一顿地说,大哥,你说这话要讲究证据,大家都是屋里屋外的,说这样的话太难听了些吧。周舟打了你儿子是不对,可是你作为一个成年人说这样的话不觉得很羞愧吗。

男生的爸爸自知理亏,不发一言。这时候安姨有些颤抖的声音响了起来,明天我们就搬走,这一年多来承蒙大家照顾,给你们带来了不便,希望你们能够谅解。然后去屋里拿出了一百块钱递给那个男生,让他去买点药。看到周舟妈妈话说到此,大家也不再说什么,慢慢地就散去了。

云默转过头看着身边异常冷静的周舟,心里又开始了妈妈去世时的那种恐慌感。院子里剩下仅有的四人,最终安姨打破了沉默,温柔地说,就要走了,大家一起吃最后一顿饭吧。

云默爸爸很礼貌地回应了一个笑容表示赞同,笑容里却充满了愧疚与苦涩。

仿佛没有人考虑到周舟和云默,两个大人自顾自去忙自己的事情。周舟要走了,云默却像是忽然变成了哑巴,不知道该说什么。

最后的一顿饭异常丰盛,可是大家都没有吃些什么,晚饭过后,安姨把云默叫到一边,很诚恳地解释着她和父亲的关系:只是因为爱好差不多感到惺惺相惜一样,就像是刘乘风和曲洋一样,只是知己而已。

那时候的云默还不知道刘乘风和曲洋是谁,也不懂惺惺相惜是什么意思,只是直觉安姨和爸爸并不是像大家所想的那样。

安姨还说,小默,这世界上最可怕的不是贫穷,而是根深蒂固的愚昧。谣言的力量可以摧毁一切,好好学习,长大了一定要离开这里。

云默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把这句话记在了心里。

云默还没有来得及跟周舟告别,便被爸爸叫回了家。一晚上,云默都在做噩梦,梦里面,周舟被那个男生推下了悬崖,她一直哭一直哭,却动不了,只能看他掉下去,安姨为了救周舟,奋不顾身朝悬崖奔去,安姨掉下去的时候,还在叫着云默说,小默,一定要离开啊。

云默忽然被吓醒了,发现眼泪鼻涕把枕头都打湿了。

隔壁屋的云默爸爸没有睡着,轻轻地说,明天你别上课了,去送送周舟吧。云默没有说话,只是忍着不让自己哭出来。

她又梦到了妈妈,跟周舟和安姨一起在前面飞快地走着,她一直跑啊跑,喊啊喊,始终没有人发现她。

第二天一大早,安姨便收拾好了行李,穿着她来时穿的那件紫色长裙,只是眉眼间藏了深深的苦涩。周舟比来时健康了许多,不再营养不良了。手里拿着一个变形金刚,他一直在寻找着什么,直到妈妈催他上车催了很多次,他才把变形金刚放在地上,不情愿地上了车。

周舟离开的时候,云默没有去送他,在以前属于他们的那个秘密基地发了一下午的呆。他随着那辆昂贵的车驶出了村头,这辈子大概是再也不会回来了。

在一学期结束以后,疲惫的云默爸爸辞掉了教师的工作,卖掉了自家的老屋,带着云默去了那个叫做城市的地方。

他们说,云默父女是去找周舟母子了。

可是他们却不知道,城市那么大,慢慢长大的云默,再也没有陪在她身边的周舟了。

0我喜欢

文章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