蘸墨红尘,念在垄间

| 发布者:原心 | 阅读量:19071 评论数:4 | 发表文章

蘸墨红尘,念在垄间

文:原心

撑一段文字,荡一叶追忆,划在往事里;蘸墨红尘,念在垄间。

————题记

也许,风还在昨夜的枕边捻着前季的荒凉,雨却也在文字微暖的脚步声中,半掩着心窗,在你走后素色的记忆里挽起点点绿意,在一抹梨白里,浅浅淡淡的回着四月的芳菲。

凝笔,看莹莹的月光落入干瘪瘦硬的心房,约念中的青衫丽影隐隐飘荡。

纸间还折叠着谁的前缘,在回暖的笔端泛起寒烟;也是春暖花开,但面朝大海,却还是烟波浩淼的陌上尘霜,孤独一叶心舟,在浅浅的春风,憔悴心田。

欲相忘,何珍藏。既然我是你生命中的过客,你不想守,也不想留。为何当心尖滑过那抹嫣红的笔笺,你却总徘徊那纷乱的涂抹,纷乱心底的那抹色彩。

握一指紫燕双飞,挽在桃红的千娇里,临风而立缠绵。但那一条清幽的心径,还簇拥着谁的记忆,映着前季的倒影,眷恋着左手的温暖右手的爱恋。

沏一盏青颜,在四月芳菲的云水之央,晶莹一指高山流水,看汉宫秋月春色晓晚,缠绵悱恻离歌。那一瓣舒卷的幽香,怎能洞穿你飘渺的记忆,在繁华的尘路,寂寞着尘埃。

浅斟低酌,淡妆素裹的荡漾。那春暖花开的心池,梨花带雨了谁的东床,在轻盈滑落的瞬间,冰魂玉魄一双幽怨的眸光。

亲爱的,你把一瓣心香婉成一阙娇艳的词令,在烟波的屏间,万紫千红的流香。而我却把暗夜花开折成一曲绵绵的心语,夹在柴米油盐的心笺,留一朵默默的注视,在四月芳菲的风中。

爱到尽头,覆水难收。是谁在花间叹息,“三杯两盏淡酒,怎敌他、晚来风急?”是谁在一风絮语低吟浅唱,“情丝如梦,愁断白头,花开花落望穿多少秋水?千年等候,只为破茧重逢……”

携一缱绻,走在梨花下的心袂里;那残缺的相思依然在蝴蝶透明的翅膀里,叠着五彩斑斓的凝视。那一枚桃红,似乎还在那一脉心跳掠动着春潮涌动;那斑驳的石凳,似乎还在乍暖还寒的风中诉说着当初的炙热,诉说着当初你在我那缕清浅的微笑里烙下的那枚瑰红;可这一切似乎都在你的转身里尘埃落定成了浅春里的凄风苦雨。

浅坐在一弯春月的枝头,枕在一枝嫣红里,一帘幽梦的转角,你翦翦着双眸,深情款款的凝睇。而今,浅走在陌上的青丛里,墨枯,字痕,在心扉清冷的阁院,独吟一曲嗟叹的离弦。

一年春事,桃花红了谁;一眼回眸,尘缘遇了谁。

酌一卷幽梦浅回,拈一水濯目。遥望的颤动,微颤了谁春风不改的心颜,在昨夜的阑干旧色,朦胧着心光,在那一抹梨白,归也彷徨,走也彷徨。

那一枝轻叩的心弦,透过谁的柔软,在影花前的枫桥,赴了眷念轻展的心裳,在那一片花海,寂寞着素衣素心的孤独。淡妆的呢喃,那千年的苍翠,在孤孤单单游走的花间痛着谁的花蕊,落着满眼的离泪。

半开的阑珊,闭着谁的心伤。斜风细雨的心房,骑着谁的白马,一袭轻纱策马狂奔在心涯。

凝视的洁白与晶莹,落着桃红淡淡的香,在寂寞的心池,碾一池梨花带雨的芬芳。清凉的雨丝,簌簌着雪色的心衫,让往日涌动的情怀,隐进那片苍茫的花色。

夜未深,月未央。半世沧海桑田,半世蕊寒香冷的心言,是谁?在天荒地老的诺言中篡改了前世缠绵的篇章,让爱情找不到归路。

庭院深深深几许,指缝间透着谁的月光微凉,荡了陌上花开的荒凉;一池春色终也关不住那转身的凄凉,庭前碧波被你的烟影掠皱了心房,一圈一圈,那一声轻叹里掠过几声哽咽的忧伤。

远方,一盏灯火刺痛了眸光,我不知道我是该在哪一瓣落花里睡去,萦一怀旖旎的春光,在梨华纤白的梦里,还是在烟柳低垂的情丝里;当前世的一滴水墨洇散这抹湿红,我寂寞的心笺被染成黑白,再也落不下一丝尘埃……。

撑一篙梨色,划在此情此景的追忆里;那年,陌上花开,我击水而来,你一袭轻纱抚琴早已等候在我寂寞的心堤,彩着我的水墨;从此,素色流年,便有了花开花落,云卷云舒,有了江南的烟雨和花红,巴山的秋池和夜雨。风尘仆仆的尘路上,哦……原来守望,也是一种幸福;等待,也是一种花开;于是,再黑的夜,都抹不掉来自心底我对你的微笑。

也许,回忆并不是一种错,只是对过去的一种无法释怀。逃离记忆,才是对岁月的一种无奈,对现在最深的伤害。

行走在距离里的爱,总会被万紫千红洇散,捡起被日子走失的欢笑,梳理心中寂寞的尘埃,那飘在晚归处的炊烟,才是烟霜里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的灯火。

不是每一次结果都有一次娇艳的开花,不是每一个爱情都有一次完美过程;当爱情在擦心而过的季节浓墨重彩过后,我知道,那一瞬间,你与我已是万水千山……。

当指尖滑过流年的容妆,撑橹的笔尖划过那缭绕的气息,在那抹梨白里,我婉约成春暖花开素色的诗行,在面朝大海的微笑里,淡然离尘。

13-04-24 20:30原创。QQ号891480102;

11我喜欢

文章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 散文网:已删除原来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