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在结婚十六周年

| 发布者:网友 | 阅读量:902 评论数:0 | 发表文章

沈从文说:“我行过许多地方的桥,看过许多次数的云,却只爱过一个正当最好年龄的人。”人生最美好的年龄,有过了心动的爱,沈老无疑是幸的!十八年前的五月,已经错过了人生最美好的年龄,经人介绍,我第一次认识了一个很普通的男人。十六年前的五月,我和这个普通的男人结了婚,两个平凡的人,过着平淡的日子。日子一天天从指缝中悄然溜走,不知不觉,我们竟然一起走过了十六个年头,到今夜为止,似乎也没有要散伙的迹象。

相识的那个五月,我正在实习,已经和北京远郊的一所乡下中学签了合同。不愿我远行的母亲,既然不能把我留下来,那么只能千方百计托人给我介绍对象。于是经亲戚介绍,我见了一面从北京回来探亲的老王。当时的老王应该叫小王,在北京空军一干休所司机班当小兵。说实话第一次见老王,我很惭愧,他稚嫩的脸庞,跟我现在所教的高二男孩一般,瘦削的肩膀,说话根本不敢正视我的眼睛。那时候心已沧桑的我,要和如此的小王谈对象,内心深处隐隐有一种犯罪感。这样的心理,当然就把那次的见面很快忘了,也把小王那个大男孩忘了。

九五年的那个中秋节,我第一次一个人在异地,心中的凄清无法言喻。而黄昏时分,他竟然出现在我那个偏远的学校门口,屁股后面还跟了个比他粗壮的小葛。他介绍说小葛是他战友,山东人。他俩开一辆浅蓝色的面包车过来的。我很好奇:“怎么找到这个小地方的?你怎么知道我在这个学校?”他还是没敢正视我,嗫嚅着:“问亲戚的,说你在……在这个中学,我和小葛打听着就找到你了。”小葛很开朗,直呼我老师,代替小王约我去村里的饭店吃顿饭。

那顿饭,是在街道边的一个小饭馆吃的。小葛和我聊天,老王点菜,至于是什么菜现在记不得了,只记得很多。后来结婚说起这事,我问他当时是不是把几个月的津贴都花了,他承认了。我送他“缺心眼子”,都是农村出身,一顿饭花几个月的津贴,不值。他很有理:“第一次请你吃饭,得显得大方点,给你留个好印象。”看来还没完全傻到家!

结婚前的那两年里,我们很客气地来往。他几乎每个周日一大早就赶过来,倒好几趟公交过来。那时候我们一周上六天班,只有周日才可以休息。他话很少,我又不愿说话,于是几乎整个上午的时间,都用来赶李桥的大集。集市上东看看,西看看,买点东西。这样其实很好,让两个没有话说的人不用相对无言很尴尬。

眼见着自己已经成了老姑娘,本地的同事也曾热心张罗过几个小伙子,暗地里做了比较,心里衡量了一百回:“找个本地的,习惯不同,语言不通,要想吵个架也不痛快。把我的家乡话转成普通话吵出来,力度立马得大减。”为了吵架没有障碍,更为了结束父母挂念忧心的老姑娘的日子,九七年的五月,我们结婚了。

一起生活,才发现这个看似还没长大的男人,其实很有担当。这个男人,把钱财看得很淡,在我家最为艰难的日子里,他承担起了一个属于儿子的职责。他是我兄长最有力的帮手,提起他,我父母、兄长及知道他的亲戚朋友们,都很是信服。对于亲朋好友,只要需要,只要向他张口,他一定是想尽办法帮忙。这一点,是我最佩服的。

在我们这个小家里,这个男人很宽厚。也因了他的宽厚,我才敢肆无忌惮地欺负他。不干家务活,是其一。记得结婚第一年春节回到他家,他当着哥们弟兄们的面,大声喊:“媳妇,给我把这件衣服洗了!重点洗裤腿上的油点儿”我们那儿的男人,个个大男子主义思想严重。我乖乖地端起盆子,将他的那条裤子拿去里屋洗。到了里屋,舀半盆凉水,将裤子放进去,撒上洗衣粉,用手指捏住裤角,在水里来回蘸蘸。然后耐心地呆十多分钟,将裤子提出去,晾到衣杆上。那时的老王,在哥们面前一脸得意。到了晚上,将衣服收进屋,他惊呼:“这大油点儿咋还在呢?你没好好搓洗吧?”

“我专门将油点处搓了半天,你看,我的手腕儿处还红呢!”我一脸无辜。从此,老王便下了结论:媳妇洗不干净衣服。我家洗衣服的事情以后基本与我无关。没有洗衣机的时候,他就充当洗衣机,有了洗衣机,我指定的有些衣服他还需手洗。

不会洗衣服的女人,也做不好饭。不会做肉,理由是小时候家里穷,逢年过节能吃一顿肉就不错了,且家有嫂子,从轮不着做饭,干地里的农活倒是很在行呢,比如割麦子,锄地,往地里运肥什么的。炒菜总可以吧?他问。没问题,我很痛快,将土豆切条,茄子切条,辣椒切条,胡萝卜切条,西红柿切条,放在一起炒,大杂烩。老王讶然:“给猪和食呢?”不会洗衣服,不会做饭,这样的老婆,老王很无奈。为了不把儿子饿瘦了,老王每周回来,很自觉地准备好了这一周的肉:酱牛肉,炒牛肉臊子,炖牛肉。我需要做的,就是该用保鲜袋分装的用保鲜袋装,该用小碗装的用小晚装,放到冰箱的冷冻室,冷藏室,每天吃的时候拿出来用就行。

洗不干净衣服,做饭如同给猪和食,那么搞卫生一定也好不到哪儿去。擦地只擦脸蛋儿,角角落落从来懒得动动,即使脸蛋儿处,也是将墩布蘸湿了蹭蹭,免得老王周末回来抱怨“家像猪圈”。除了洗衣工、厨师职务之外,老王又义不容辞地挑起了清洁工的重担。他只要一回来,家里的地板亮晶晶的,桌子、柜子擦得干干净净的。曾经因为他周末加班不回来,我很是认真地打扫了一回卫生,腰酸,背疼,胳膊腿儿都疼。搞卫生真是一项全面累人的运动项目!有了这么高的认识之后,常常告诫小王的口头禅是:“儿子,吃东西小心点,别往地下撒,太脏了你爸回来又说咱把家弄成猪圈了!”好在小王现在也是一周回家一次,老王周末的卫生这活计能轻一点儿。

这就是抓住老王的宽厚欺负老王的罪证。

当然,还有比较轻微的欺负法。

我不愿意干的一件事是给人搓澡,还有一件是给人挠背。不幸,老王一周回来就总是指使干这两样事。小王小时候不会搓,长大了不愿搓。给老王搓背的重担落到我肩上,那还不趁机欺负他?搓背先让他回答问题:“这是猪背还是驴背?”必须二选一之后才动手搓。第二个问题是:“搓多少钱的?”他如说十块钱的,就只管搓一个肩膀,数目大了,才耐着性子搓完整张后背,然后自行去他钱包里拿钱。挠背也是,问挠多少钱的。有一回他说给一千块钱我可以自由支配,挠背时我分外卖力,且指甲很尖利,挠了没几下,他叫停,我说还没挠够一千块钱的呢,直到他讨饶。

欺负老王是一种乐趣,真的。

欺负老王时还能振振有词:“领导不敢欺负,同事学生不能欺负,儿子舍不得欺负,你说,不欺负你,我欺负谁去?”然后追问:“你说,我说的有道理吗?”逼得紧了,他憨厚地一笑:“是。”

我欺负了十六年,是因为他善良、宽厚。但是,还有!

他好冲动,嗜酒如命。一喝酒,就不知天高地厚。我给他总结过:你这一生很不平凡,当过兵,骂过领导,打过战友,进过拘留所。

好像是要转业的前两年,他们司机班的几个小伙子和所长老陈喝酒,喝多了,不知道为什么,老王拍着桌子骂起所长来。所长真是大人大量,根本没有和他一般见识,反而关系更近。六十多岁的老陈,现在经常约老王一块儿吃饭,聊天。上周末还亲自把喝醉的老王送回来。他真像一位慈父!打战友,也是喝了点酒,看见战友和老陈顶嘴,他不干了,上去就踢了战友一脚。为此所里还处分了他,扣了一个月的工资。但是所长老陈私下里自己掏腰包,补上了老王被扣的那月的工资。和挨了打的战友不过一周,又是好哥们,转业各奔东西,但依然一根电话线紧紧连着他们,老王周末回来一喝多,势必给战友们打电话,那话多得惊人。

进拘留所,这事情说起来我就咬牙切齿。那是五年前的一次酒后驾车,喝了四瓶啤酒,还敢开车送来京的战友回宾馆。他经常说:“哪那么巧就碰上警察呢!”好了,这回碰上了。那时候还比较松,他在拘留所只逗留了三天。第三天晚上接回来,在福寿斋一个人涮了近三斤羊肉,说里面吃的是开水熬白菜。还说那里面根本就不是人呆的地方,和偷盗的,流氓犯等关在一起。我气愤地告诉他:“凡是进那个地方的,能算人吗?根本就不是人,是人能干哪些事?”

结婚十六周年,今夜我忽然产生了写写这个男人的冲动。这个不善言辞的男人,粗心到不记得自己的生日,更不要说是老婆的生日,结婚纪念日了。他不懂浪漫,比如某晚打电话,我深情地提醒他:“五月份我们的结婚纪念日快到了!”他这么应答:“嗯,马上就六一儿童节了!”简直大煞风景,我恨不能狠狠地踹他一脚。

尽管他劣迹斑斑,但是率真,宽厚是不争的事实。

2013年4月26日星期五夜

0我喜欢

文章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