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纪念的忘却

| 发布者:麦田守望者 | 阅读量:5159 评论数:1 | 发表文章

我知道我不孤独,你说出了我的内心。

“惟江上之清,与山间之明月,耳得之而为声,目遇之而成色,取之不禁,用之不竭,是造物者之无尽藏也,而吾与子之所共适。”你是智慧的,对自然亲近,与万物相邀,在仕途的沉浮中能够主宰自我。你知道什么是真正的拥有,什么永远也无法把握 ,就算是失意的时候也能欣赏与朋友共适的欢乐。我生活的地方,没有高山,也没有大海,只有辽阔的天空给人无限的希冀。我只要静静地静静地仰望,不必埋怨没有海鸥飞过,至少还有曼妙的云与我为伴,听得见蒲公英的心事和宇宙的呼声。 不管身在何处,总会有些温暖存在,不用抱怨这个世界不够美好,先问一问自己美不美好。如果不再看书,不再写字,不再抬头仰望苍穹,我的生命是否就此停止?

他们说不会,是食物让我活了下来,那么多人离开了这些,不也活得好好的 。我说那只是生存,真正让人完整的还是精神层面的,有精神参与的才叫生活。物质能给需要它的人,以温饱,以奢华,以及想要的虚荣,可物质的满足总也没有尽头,所以陈白露就算出卖灵魂也换不来她想要的一切。花开花落,云卷云舒,我一直都在。北方的春,来得晚,去得也快,徒留给我一堆的遗憾与不舍。他们说,无论蒲公英还是白云,虽是美好的事物却不能主宰自己的命运。所以,事物总要一分为二的去看待。我说这也是美的,有缺憾的美才是真正的美丽,这本是一个“娑婆世界”。他们说“生前何必久睡,死后必定长眠”。我说就算昼夜常醒,若没有志心于道又有何意义。

2012年的秋天,我从南方来到北方。“父母在,不远游”,可那一句“挂帆沧海,风波茫茫,或沦无底,或达仙乡”终究战胜了前者。我永远也忘不了季羡林在《回忆我的母亲》中说的那些话,总觉得那些文字是告诫我的。我们终究有些不同,但在亲情面前,我们都一样。父母没有过多的问我其中的缘由,对于我的每一个决定他们总是理解和支持,这更是让我觉得惭愧的地方。也不止一次有人问我“为什么跑这么远?”。我每次的回答都是含混不清,不能让人满意。哪个地区的经济发达,哪所学校的设施比较好......都不是我考虑的范畴,更何况我的处境决定了我没有太多可以选择的余地。我只是坚持”熟悉的地方没有风景“,就想在一个陌生的地方盘桓着。至于来北方,是久远还不曾实现的梦。冯至说”南方有一种珍奇的花朵,经过二十年的寂寞才开一次“。对于我,北方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理想,用一辈子的努力也不一定能够实现。偶尔也会想南方的静夜,南方的你们。刚入学的时候,母亲不知有过多少不眠之夜,她在短信中说出了她的顾忧。一是火车上人多,二是北方的严寒怕我受不了,三是交朋友要慧眼识人。母亲终究是个感性的人,有时候她的心思比诗人还要细腻,一个月前她给我发来短信说”拍下了七一枝花和牡丹生长的全过程“,让我回好好欣赏。那份快乐、幸福的心情现在都还保留着!前不久父亲因为太过劳累生了病,他一直不跟我说那些,每次问他,总是笑呵呵地告诉我很好。我当然会有所察觉,不管他掩饰得有多好。我有些生气,他就向我保证以后不会再向我隐瞒什么,一个大男子汉有时竟可爱得像个孩子。其实我想说,”父亲,您在我的心中一直都是伟岸的“!这些年,他们为我付出了那么多,我除了在自己的生日,他们的节日把这些重温一遍,却也没有做些什么。上帝不会替我好好爱你们,我得自己珍惜。回忆旧时光的味道,那些记忆将在心中日渐晶莹。

”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高考已不再属于我们这些过来人,可怀想起曾经,还是会有许多感慨,甚至在内心的深处会有一些疼痛。人不能总是让自己失望,不给自己自信的机会。大学的生活按照每个人所希望的节奏流淌着......总觉得自己不是热闹的人,所以与现实存在一些隔阂也不足为奇。有时还揪着传统的尾巴不放,但也不会否认现代生活的意义,不知这是通达,还是圆滑。当起哄成为一种文化,我只好回到自己的世界中去。还好有你们给我写信,不会让我的生活过于平寂。那些信笺和文字我都会珍藏下去,那是值得记忆,值得回味的。许诺过给你们写信,又无限期推迟,一直还是记挂着的。我想说的无非是“不管快乐还是忧伤,我都愿意与你互诉衷肠”。当我们把理想搬到现实中,不为摧毁,只想更加鲜明,更加执著。我还是喜欢看稍有哲学意味的书籍,每每食而不化,又觉天昏地暗。RY借给我一本《旧时光的味道》,她说我应该多看看这一类的书。不想让她失望,看了几篇又被我搁置一旁。很早以前读到“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就格外亲切,大概早就预示了这样的抒情很适合我的人生格调。

一只船孤独地在海上航行,它既不寻求幸福,也不逃避幸福,底下是沉静碧蓝的大海,而头顶是金色的太阳。我们也许太天真,总忘不了人世的纷纭。年轻的时候,也许不确信怎样的生活是值得追求的,却很清楚我不要过怎样的生活。我知道,有一天,我们会在云上,看人世的风景。

5我喜欢

文章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