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周:那些人,那些事

| 发布者:大周 | 阅读量:1137 评论数:0 | 发表文章

本文《那些人,那些事》作者:大周

一年之前,我刚刚被中财录取,录取通知书尚未到达。那时候很奇怪,心里面没有什么大起大落的悲欢离合,也没有歇斯底里的狂欢欣喜,有的只是一种仿佛从久远的无奈中悄然走出的解脱——我已经在高中呆了太长太长的时间。每天或呆在家里或行走在路上,却不知道未来是什么。茫然之间我好像隐约听见有人问我:大学第一年的时间里,你会做什么?

我想了很久,一直没有答这份试卷。

母亲也在不经意间问过我同样的问题:上了大学,你有什么打算?

当时,我正在餐厅吃饭,听到这个问题我放下筷子,颔首仔细想了想,又摇了摇头说:“不知道,但一定会努力不让你失望”。

母亲笑了笑:“上大学是给自己上的,又不是给我上。”

我看着母亲的眼睛,慢慢地说:“妈妈,放心吧,我会努力的,我还要给你买房子哩。”

母亲的眼睛红了一下,我转过头去,不想让母亲看到我眼中的朦胧。

以后我又想起这个问题,我依然不知道答案。但我总是简单而固执的告诉自己说:一定要努力。只有努力了,坚持了,才能给自己交一份合格的答卷。

现在,一年已经过去了,很多东西已经成了定局,时间也已经在悄然之间记录下了所有的一切。这份试卷也该有一个答案了,不管是及格还是不及格,也不管是满意还是不满意。

仔细想想一年来的点点滴滴,感觉很杂乱没有什么主线,想理理清楚又觉得太多了很不容易,只得放弃。不过,自己的脑海中始终盘亘着一些事情,找个时间、找个地点把它们都写下来,便算作我对这一年时的一个答复了。

事实上, 前一阵子自己就想把一年来的往事坠成文字,交织成一篇对生活的回忆。可是每日杂乱的生活和密集的工作经常弄得自己焦头烂额,再加上拖得时间长了,慢慢地也就放下了这个念头。很多人羡慕我很悠闲不失秩序,每天过着繁忙却不慌乱的生活,但我却觉得自己的日子好像成了一种固定的形态,想改变哪怕一点点都很难做到。不过也什么可以抱怨的:人生就是选择,选择了什么就会承受什么,得到了什么就会失去什么。这个真理对于我这样的人来说已经没有什么可以疑惑的余地了。只是,当我终于悠闲下来,静下心来的时候,我就忍不住把往事再次拿出来细细品味,怅然之间才发现,自己已经在不知不觉度过了一年的时间,期间的得失,无奈,快乐都已经混杂在时光里无法分辨了。

现在让我想想,大学一年里陪伴我从头走到尾的人有谁呢?好像只有宿舍里的四个家伙和孙梦园五个人了。

一年前,我才刚刚来到大学,我虽然走得路多一些,年龄大一些,但那时候也是一个货真价实的新生,面对生长在郊区四周荒凉一片的校区,心里充溢着的只有说不出的兴奋和失望。现在的我真的很好奇,当初的我是怎样把这两种扯不上半点关系的情感联系在一起的,而且联系还如此完美,以至于后来的我无论如何也无法体会到这种感觉了,到最后我也只能归结于人心灵不可言说的奇妙了。

第一个见到的是李轶鹏,这个孩子第一次见到的时候就很阳光,带着一副眼镜,黑黑的脸庞上透漏出快乐的表情,我无端的相信他的家庭一定是温馨和睦而又充满欢乐的,否则一个人的脸上又怎会挂满如此多的笑容。后来我发现我的猜测是正确的,他的父母都是老师,家里不算很富裕却安定没有生活疾苦的忧愁,虽不是名望族却也是书香门第,这样的家境如论如何都是让人羡慕的。他果然也无愧于他的出身,是一个写文章的好手,每次遇到要写一些文字的任务,他完成的总是要比我快很多,在这方面,我的确是要自惭形秽的。

说起来,宿舍里面四个人,我大概是最平庸的一个了。袁鑫的逻辑能力很强,这个小个子的四川小伙子脑袋是在很灵光,数学的东西一看就通,对女朋友也很好。他有着一双修长的眼睛,我有时候会感叹造物主为什么要把这双眼睛给他,平添了几分妩媚之气。他的皮肤也细腻且白皙,而且在我印象中他从不出汗,我总觉得他应该不会怕太阳晒,虽然四川那个地方常年云雾缭绕,太阳实在说不上有多毒辣。田源是宿舍里个子最高的,气质沉静俊朗,还吹着一口好口琴。军训的时候,我最喜欢的看的,就是田源拿着一个小小的口琴吹一曲《天空之城》。看的多了,就会觉得这首歌和田源很配,从形象到气质,从内心到外表。田源还是一个技术控,院里面的视频几乎都由他一人操办,有时候学院里或班级里紧急需要视频,或明天或后天要交差,田源就只能熬夜到很晚。我自诩是一个夜猫子,每天不到一点绝不上床睡觉,但我却经常不知道田源什么时候睡觉,田源的确很辛苦。

学校里我第一个认识的女生是谁? 是孙梦园,一个很独立很安静却也很爱笑的女生,也是唯一一个陪伴我走过一年的女孩子,其他的都是在她之后相识的。她和我的距离从来都不近,我不大清楚她的来历和背景,只是知道这个女孩子和我很有缘分,开学在会议室第一次见到新生我印象最深的就是她,我不知道这是为什么,但绝不是因为她多么出彩,或许是出自于某种潜在的缘分,让我第一次见面尚且不知道名字的时候就感觉她会陪我走完大学一年的路程,事实也的确如此。

还有一些人,我还能找出一些能说的上真正陪伴我走在人生路上的人。有一个女孩,叫焦月晗。刚开始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我都以为她叫姜月寒,后来才知道名字里的三个字两个都是错的。不过我现在还喜欢叫她焦月寒,因为我总觉得这个名字很有诗意。我不得不说这是个很不一样的女孩儿,至于哪里不一样,只要你一见到她你就知道了。仿佛天生就是一个灵动写意的的女孩儿,当你看到她的时候,听到她讲话的时候,你就会明白什么叫做跳脱飞扬,什么叫做活泼可爱了,她的生活也果真是简单而又单纯的。班里有一个很靠谱的人,是个男生,叫吕浩田,不管做什么都很努力。我很佩服他,他的生活往往是纷乱庞杂的,可到了最后,处理最好的一定是他。脾气好的一塌糊涂,对很多事情都能容忍,虽然有时候因为习惯有一些另类,但却不失为一个好男人,能在生活的疆场上轻松驰骋。时光里还有一张憨态可掬的笑脸,它的主人是一个叫做诸葛丹的女孩儿,很有名却很少见的一个姓,最起码对于我来说是这样的。她陪伴我的时间最长,即使是和另一个男孩儿谈恋爱之后,也依然没有远离我。我很喜欢和温柔真诚的女孩儿交往,因为这样既不会让我受到伤害,相处过程也会是轻松愉快的。诸葛就是这样的女孩儿,我和她相识了近一年,彼此之间却没有什么不愉快的事情,她很懂得收敛,也很懂得为他人着想,她没有太多漂亮女孩子会有的脾气,相反,她是一个温柔可人、心灵纯净的女孩子。而我和她成为了至交。

当然,还有可爱纯真的小昕,沉静优雅的江雪,还有很多很多的人……我想对你们说:在人生中,我何其有幸和你们相识,知道你们过去的故事丰满而又难忘,了解你们的内心宛如诗话般美丽。我很少做笔记,因为不是任何时候都有纸和笔。我坚信:该记得的就不会忘记,那些忘记的一定不是重要的东西。

记得你们,记得那些事,是因为你们已经成为我生命的刻痕,甚至可能已经成为了我生命中一部分,即使我现在仍不自知。

只是,在遥远的未来,你们也还会记得我吗……

念奴娇•离乡

佛州数载,韶光逝,青春一去不回。

故园西去,万里路,残院梦回几许。

三十功名,尘世与梦,高堂鬓如雪。

一纸乡音,听闻桃红初榭。

诗仙东去当年,青莲粉竹新,故路难归。

杯酒千诗,酒醒处,明镜青丝成雪。

前尘旧梦,往事已随风,人如飞花。

一江新月,烟雨归上西楼。

怀念当年在青莲上学时,常去粉竹楼、太白故里的日子。可惜粉竹楼毁于5.12地震。

作者空间:http://u.sanwen.net/330283.html

0我喜欢

文章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